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首先便注意到里面的火光,那是一堆篝火,两旁有用树杈简易做成的架子,上面正驾着一根串满肉的树枝。

  小七就蹲在这堆篝火前,她的两边,右边积着一堆易燃的树枝柴禾和一个大罐子,我知道那里面装的应该是蜜,她的左边是一只死透了的野猪,不大,大概百来斤左右。

  她正忙着,一边加柴烧火,一边将烤熟的肉放进右手旁蜜罐子里浸上一会儿,然后扔给她身前正眼巴巴望着她的蜃虫。

  这只蜃虫并不是抱羽道人描述那般浑身雪白,而是焦黑,可能是因为被雷劈中的原因,其他的情形倒是跟抱羽道人说的一样,样子像蛇,却长着两个头,双头的中间部分有明显的空缺,可以看出那里之前应该还有一个头。

  它其中一个头正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对着小七扔过来的烤肉狼吞虎咽,这不是最令我们惊讶的,更令我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头吃着正欢,另外那个头却在不停地吐,烤肉刚吃进去,都没来得及消化,就被原封不动地吐了出来。

  虽然因为闻到了香味,有了心理准备,但也万万没想到是这副样子啊!我和霍衣架都惊呆了。

  “啊!钱禹哥哥,哥!你们出来了,快来救我,这只虫是个大胃王啊,怎么吃都吃不饱,我得不停地给它烤肉,累死我了。你们快来帮我!”小七看见我和霍衣架,欢喜地跳了起来。

  我和霍衣架都很无语,蜃虫两个脑袋,两张嘴,一个吃,一个吐,这边刚进去,那边就吐出来了,当然就像无底洞一样,怎么可能吃得饱。

  “哈哈哈,小妹你笨啊,你把它吐出来的又抹上蜜给它不就行了。”霍衣架反应过来后大笑,在一旁出着馊主意。

  “你真恶心。”小七翻了个白眼。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边吃边吐的?”我观察了一下,发现蜃这两个头也是有大小之分的,虽然不明显,但是仔细看还是能发现,左边不停吃烤肉的那个就比右边的要大,似乎中间最大的那个死了之后它就占主导了。

  “就这么回事啊!他妈的又丢人又搞笑。”霍衣架抚额道:“之前不是说了吗?很多吃惯了生肉的动物,消化系统适应不了熟肉的,更何况还抹了蜜,消化不了,只能吐出来,它又贪吃烤肉,又感觉不到饱意,当然就会不停地吃不停地吃。”

  “不是吧?看左边那个都吐得快要死了一样。”我哭笑不得。因为我发现吐得欢的那个头整个都打蔫了,如果不阻止的话,估计会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