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道……呃,鱼哥,你刚才用的可是锦术?”我按捺不住问他。

  抱羽道人闻言一惊,诧异地道:“帅哥怎么知道锦术?”

  我没有回答抱羽道人,失神喃喃道,果然是锦术,果然是锦术。

  “锦术是什么?”小七好奇地问。关于我哥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她的,所以她也不知道什么是锦术。

  “小妹。”霍衣架拉了小七一把,对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问。小七哦了一声,乖乖地站在一旁。

  抱羽道人再次问我:“帅哥,你之前见过锦术?”

  我回过神来,不答反问:“道长认识钱斌吗?”

  “诶?你认识小斌?”

  “我叫钱禹,他是我亲哥哥。”

  “啊!搞半天原来是自己人啊!我已经有将近两年没联系上他了,他太不厚道了,换了号码也不告诉我,快快快,你把他现在的号码报给我。”说着,抱羽道人往身上一摸,掏出个诺基亚的手机来。

  “哎,我已经快四年没有联系他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现在也正在找他,道长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在哪个地方?”

  “最后一次见他大概是在前年十月份的时候,是在成都,当时我们哥几个一起喝酒来着。”

  “他有说什么吗?”

  “说什么?指的是哪方面?要是特别的话那倒是没有,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我哥的事,虽然救了我们两次,但毕竟还只认识不到半个小时,交浅言深是大忌,于是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抱羽道人皱了皱眉,欲言又止,似乎想问什么,但最终还是按捺住了。

  “这春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能镇得住蜃虫。”我岔开话题,一方面心里也确实好奇。上次张如意说到春钱,也没有多讲,知道的也不多,毕竟锦术太过神秘了。

  “是啊是啊,好像蜃虫很怕这铜钱的样子呢!”说到这个,小七忍不住插嘴。

  “春钱是古代一些大妓院用来控制妓女而发行的货币,就好比现在赌场里的筹码一样,是专用的,嫖客完事之后直接付春钱就行。这种钱只能在妓院里用,或者在妓院附近的集市,妓女买东西可以直接用春钱给卖主,卖主则可持春钱可来妓院嫖一次。但在其他地方无法流通,古代有很多妓女是被迫卖淫,因此有许多人跳出火坑,经常会出现卷款而逃的情况。为了控制这些妓女,很多大妓院就用这种方法,铸专用的货币,妓女只能收到这在外面不流通的春钱,一旦出了城便无钱可用。因此春钱有禁锢之意,可以镇压一切变幻之物,当然了,也要看是镇压什么了,这只蜃要不是被击爆了一头,实力减了一半有余,这几枚春钱也镇不住它。”

  我听了暗道一声是了,金从革,有变化之意,难怪那三枚春钱能封得住锐刃一样的貘齿了。

  “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没想到除了乾坤罩,还有其他东西能对付蜃虫。”霍衣架啧啧称奇。

  “这也是小斌告诉我的,据说春钱也分好坏,越好镇压的效果就越佳,至于怎么评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得问小斌了。我们仅仅做过一些锦术与道术之间的简单交流,他只跟我谈过五种破五行的钱币,春钱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金属性的东西,天下万物都跳不出五行,因此锦术号称无物不破。这话虽然有些夸大,但我跟小斌交手,完全不是对手。我实力不如他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我对锦术的了解太少了,跟他打架会处处受制。”

  我心里一震,一是惊讶于我哥的实力,二是我想起我哥让贾婉贞交给我的十五枚钱币里,正好是五种不同的类型的钱币。想到这里,我对抱羽道人说道:“鱼哥能给我们讲讲能破五行的钱币是哪五种吗?我哥可从来没跟细说这些。”

  小七忙不迭地点头道:“是啊是啊,鲍鱼叔叔,我们都很好奇。”

  “哈哈,没问题,鲍鱼我的爱好很少,其中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喜欢卖弄!不过,肚子有点饿啊,刚才耗费了很多的体力,要不,边吃边说?”

  “行啊,不过,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我这一天水米没粘牙,只吃了些野果充饥,被抱羽道人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饿了,只是一看被蜃虫吐得一塌糊涂的地面,再想起它边吃边吐的场景,就没什么食欲了。

  霍衣架对这里的地形熟悉,插嘴说道:“去悬水湾吧!离这里很近,天都黑了,我们也要找个地方休息,悬水湾正好。”

  “那你们先去啊!我得把藏好的东西带过去。钱禹哥哥陪我去吧!”小七对着我眨眼睛。

  我也有一些问题想问小七,两个人说话更方便一些,就向抱羽道人告罪,然后对着霍衣架说道:“那你先陪道长去悬水湾吧!”

  霍衣架点头。

  小七又道:“鲍鱼叔叔,你别给我哥开小灶啊,锦术的事等钱禹哥哥和我到了再讲啊!”

  抱羽道人笑道:“没问题,一切听小美女的吩咐。”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指着那只蜃虫,问抱羽道人道:“这只蜃虫要怎么处理?”

  “我在你们身上感觉到了特殊的气息,猜想你们应该会驭虫之道,这只蜃本来交给你们是最好的,但它现在虽然没了戾气,但一看也不是个老实的东西,你们恐怕难以驾驭住它,要不我先将它带回龙虎山,调教一年,等一年后它老实了,再把它交给你们,怎么样?”

  虽然说制服这只蜃虫小七出了点力,但主要是还是靠抱羽道人,我开口提及本来也是想求抱羽道人将这只蜃虫让给我们,但是现在听他这话也很有道理,以我们三个人的定力确实是暂时制不住这只蜃虫,而且我还有一身的麻烦,让抱羽道人将它带回龙虎山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更难得他为我们考虑得这么多。

  想到这里,我感激对抱羽道人说:“鱼哥跟我哥是好朋友,那感谢的客套话我也不多说,这只蜃虫对我们也确实是有用处,所以就厚着脸皮应下来,一年之后我再去龙虎山找鱼哥喝酒!”

  “呵呵,你哥帮过我蛮多次,我正好没地方回报他呢!你是叫钱禹?那我以后就叫你小禹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好。”我应承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燕三那混蛋,心说不是只要不叫我小虫就好了。

  “鲍鱼叔叔,我叫小七,你以后叫我小七,当然,如果你要叫我大美女也可以,别叫小美女就行。”说到这,小七朝霍衣架努了努小嘴,向抱羽道人介绍道:“这个是我亲哥哥,叫霍衣架,你叫他小衣就行。”说着,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霍衣架瞪了小七一眼,苦笑道:“我看我们一点都不亲。”旋即他又对抱羽道人说道:“道长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小衣什么的,我真不适应。”

  “哈哈,我听着不不适应,我叫着也不适合啊,像小姨。霍衣架霍衣架,这名字有点特殊啊!”

  “好了小七,别闹了,我们还是快去把东西拿来吧!”我催了小七一声。

  “鲍鱼叔叔再见!钱禹哥哥,走咯。”说完,小七拉起我的手就往峡谷外跑。

  一出峡谷,我就忍不住问道:“小七,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白雾林的?知道里面有一只蜃虫,而且还知道能用烤肉把它引出来。”


  (今天更新的可还算早?另外,有个重要的事跟大家说说,小白的另一部作品《六道麒麟棺》昨天在鬼话里重发了帖子,向大家推荐一下,这是小白的第一部作品,较之《虫》可能有些方面会相对青涩一点,也个人认为也是一部不错的作品,要相信小白,哈哈。之前没向大家推荐呢,是因为这本书只出了一部,由于种种原因,第二部没出版,所以怕大家看得不上不下的,也就没给大家推荐,但小白现在决定在天涯更第二部,所以现在很大胆放心地向大家推荐,目前第一部已完成,二十多万字,够肥,等更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第二部也会在帖子里更新,这是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16-1001585-1.shtml还望大家多多支持,先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