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感慨间,肥白鼠已经收功了,然后在我的脑袋边上拱了拱,似乎是跟我打招呼。我楞神间,肥白鼠已经转身。

  我瞥了霍衣架一眼,见他没丝毫动静,看来没有将这只芝鼠留下的意思。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有过计较,既然没这个打算,肯定有原因,于是也就放下了这个念头。

  肥白鼠没我们的阻止,最后瞅了我一眼,飘然离去。

  见肥白鼠走远,我撑手起身,忍不住啧啧称奇。霍衣架也挺起了身子。我问他:“你说这鼠医这么有灵性,真的会分辨不出我不是它的同类么?”

  霍衣架翻了个白眼,道:“这我哪里知道啊?不过,我爷爷说其实它们清楚得很,越有灵的鼠医心里越更明镜一样,只是从不拆穿,不管是人是鼠,或者是其他动物,这方面它似乎都有求必应,这也是它为什么叫鼠医的重要原因。据说以前还有一些地方有专门供奉芝鼠的鼠仙庙的,后来因为老鼠渐渐被丑化就消失不见了。不过,我是觉得这东西挺诡异的,根本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顿了顿,他看着我道:“你刚才不会想将它留下来吧?靠,还好你没冲动,不然我们两个都得玩完。唉,也怪我忘了跟你讲了。”

  “怎么?”我见他说得这么严重,不由诧异。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里芝鼠本来就少见,像这种有灵气的芝鼠就更少了。”顿了顿,他又道:“鼠医鼠医,别忘了它是专门医鼠的,虽然它单独而居,但在鼠群里,他妈比鼠王更有威望,地位高着呢!可不像寻常的芝鼠,我们在地底世界去招惹它不是找抽么?而且,你知道我刚发现它的时候,它是帮谁疗伤么?”

  “谁?”

  “天鼠!寒精蝠啊!所以我估计惹上它不光会激怒鼠群,可能还会惹来寒精蝠。我总觉得鼠医这种动物邪门,跟人精似的,到处施恩,被它救治过的,谁不得给它几分面子啊?”

  “看你说的,好像它就是图回报一样。”我脑海里又浮现起肥白鼠看我的那个眼神,想了想,问道:“应该不是所有的芝鼠都这样悲天悯人吧?”

  “当然,有见死不救的医生,也会有见鼠不救的鼠医,这个也因鼠而异吧!不过,见鼠不救的只是极少数。这种货色是目光短浅的!”

  我忍不住失笑道:“说得跟人一样。”

  “老鼠本来就是最接近人类的动物啊!”

  “好吧!”我不想跟他纠缠这个问题,就岔开话题,问道:“寒精蝠到底是什么?”

  “寒精蝠是只吃鱼的捕鱼蝙蝠,爪子很发达,是普通的蝙蝠大上两倍以上,因为只吃水里的东西,所以一身阴气,要是遇到一大群,往人头顶一罩,身体立马就得发僵,动都动不了,只能坐以待毙,很恐怖的。”

  我一听,想明白了一些事,就苦笑,说道:“难怪那几只蝙蝠不伤我,只将我水里抓起来,原来是把我当成一只大鱼了。”

  “没事,只要不招惹它们,它们不会主动攻击我们的,大不了往水里躲,它们虽然抓鱼,但是不会游泳,一掉进水里就得溺死了。”

  “我想起来了,好像有一味中药叫寒精夜明砂,专拔火毒。应该是这种蝙蝠的粪便了。”

  “这个我就不懂了。”

  “不说这个。你突然消失不见是怎么回事啊?”

  “他妈的,说起这个老子就憋得慌!”霍衣架苦着一张脸,将他下了水潭之后遇到的事情倒豆子一样地说了出来。

  原来他在潭里寻宝的时候,也发现了那个石缝,他仗着自己肺活量大,直接摸了进去,他往里游了一段就后悔了,因为不好转身,想要出来,只能倒着往里退,正苦恼的时候,他发现了那个洞窟,不由大喜,寻思着可以利用那个洞窟转身,可等他刚下去,就遇到像我一样的情形了,被拖下去了。

  露出水面之后就看见一条甬道,这条甬道前半段都浸了水,他从洞窟里掉下来就直接戳进积水里。

  他虽然对这里很好奇,可也知道无声无息消失我会担心,就摸回水里,想回来通知我。他在水里找到了一条斜着往上的水中通道,正是他掉进来的那个洞窟,可他钻进去之后却遇到了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