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钱禹哥哥,你看!”小七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在手心,然后将手伸到我眼前。

  我定睛一看,发现是一个小巧玲珑的玉酒杯,并不是现代直口的酒杯式样,有点像一些古装剧里才会出现的爵杯,敞口前有倾酒的流槽,后尾尖且翘,跟爵杯不同的是,爵杯底下是三角柱,但这个酒杯是用一只抱翅张口的鸟为底座。

  我从小七手里将酒杯拿过来,入手沁凉,我一边把玩,一边细细打量,这个酒杯通体呈暗红色,杯身刻着精美的云纹,线条清晰流畅,非常精致,杯侧上的鋬是一条活灵活现的小龙,也非常精细,最吸引我注意的是那只鸟嘴里叼着那颗黄豆般大小的彩色珠子,七彩流离,非常亮眼。

  我忍不住啧啧赞叹,虽然我不懂玉,也不懂工艺,但这个酒杯能能引出霓桥来,可掺不了假,说明做这玉杯的玉肯定是极品好玉,再加上制作得如此精美,肯定是难得一件的宝贝。

  “钱禹哥哥,你喜欢吗?我送给你!”小七瞪着眼睛,盯着我说道。

  我看小七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道:“喜欢,谢谢小七啊!”

  “不用谢,钱禹哥哥喜欢就好。”小七挽起我的手臂,美美地道。

  我看了玉杯几眼,把它交到小七手里,说道:“你先收着,我口袋装不下。”

  “好。”小七穿的是泰婆婆教给我们制作的特制服装,上衣下衣有很多口袋,能装下很多东西,很方便,但是什么东西放在身上感觉很不舒服,我们一般只有在打算长期呆山里的时候才会穿。

  我趁着小七放酒杯的时候,把那张纸条拆开,里面的内容和小七说的差不多,是用圆珠笔写的,很漂亮的正楷字,写得一丝不苟,像电脑打印出来的一样,分不清写字的是男是女。

  我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似乎是有意隐藏性别。我先前以为是泰琳,但现在却有点不确定了,但除了泰琳我实在想不出其他人。

  “钱禹哥哥想什么呢?”小七把我的思路打断,原来她已经将酒杯藏好了。

  “没什么,走吧!远不远?”

  “不远啊!对了,钱禹哥哥,我喝酒的时候你能不能把酒杯借我用啊!”

  “小酒鬼。”

  “葡萄酒不算是酒,所以贪喝葡萄酒不算是酒鬼!”小七辩解道,说话的时候,她似乎是想到了葡萄美酒,忍不住咽口水。

  “好好好,你喝葡萄水的时候就用那个酒杯,反正也是你的。”

  “不是我的,是你的,我只是借来用用。谢谢钱禹哥哥。”

  我们不着急赶路,边聊边走。小七问我在蜃境里遇到了什么,我捡了好的跟她讲,只说到莫文、鼠医、不死梯和那个气死人的螺,听得小七双眼方光,大呼蜃境真好玩。

  小七放东西的地方并不远,我们出了峡谷,穿过一片樟树林,上了一个小山坡,最后在山坡上的一个洞口前停了下来。

  小七跟我说了一句等一下,然后啪啪地拍了拍手,过了一会儿,就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硕大的登山背包从洞里走了出来,像成了精,长了脚一样,如果不是换了个不知情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肯定会目瞪口呆,然后吓得落荒而逃。

  我当然是见怪不怪,其实如果注意去看的话,可以看到背包跟地面是有距离的,并没有接触到地面,如果趴在地上去看,就可以看到背包下有一片核桃一般大小的虫子,密密麻麻。操虫术能做到这种份上,我们三人也只有小七了。

  “走吧!钱禹哥哥,让它们跟着就行了,反正我们走得慢,它们能跟上的。”

  拿好东西,我们便往悬水湾那边走,因为走得慢,等到悬水湾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霍衣架他们已经在潭边架起了一堆篝火,正烤着小七之前没烤完的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