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好,那我也不扭捏了!”抱羽道人说完,看了看我们各一眼,然后缓缓摸出一个东西来。

  我们看这架势,大为紧张,可等看清抱羽道人摸出来的东西之后却大跌眼镜,居然是一副扑克牌!

  抱羽道人见我们吃惊的样子,有些尴尬,假咳两声,说道:“我的爱好不多,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打小牌,可在山里转悠了半年多,半个人影都没有,今天见到你们实在是忍不住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们陪我打几个小时的牌。”

  “靠。鱼哥你不要每次都这样出人意料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大气都不敢喘,不就是打牌吗?你想怎么玩?斗地主?跑得快?还是拖拉机?”霍衣架道。

  抱羽道人说道:“玩斗地主也行。”

  我问道:“打不打钱?”

  抱羽道人一瞪眼,叫道:“不打钱有什么好玩的?没钱的写欠条!或者赌别的也行!”
  我一阵无语,感情是赌性发了。

  “小斌可欠了我一屁股的债,才在我面前玩消失的。”抱羽道人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洗牌。

  “呃,斌哥打牌的技术确实很差。”霍衣架道。

  我问道:“他输了很多钱给你吗?还是别的东西?我替他还。”

  “哈哈,这可不行,个人的算个人的,而且他欠下的可不是钱,你也还不上。来来来,摸牌啊!”抱羽道人兴致非常高,说话的时候,刷刷刷就把牌发好了。

  我无奈之下,只好将牌拾起。我摸起牌,搓开一看,不由咦了一声,这副牌不对劲。


  一般的扑克牌,背面不管印的是什么东西,都会是一样的,但这副扑克牌背面的印纹却并不统一,有的印的是塑像,有的印字。我再看正面,花色、数字、字母倒是正常,可中间印的却全是人物的照片,有男、有女,每一张照片都不是同一个人,有道士有和尚。

  “这副牌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抱羽道人。

  “哦,这副扑克是特制的,上面印的都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代表性的人物。”

  “哦?”我顿时来了兴趣,调整了下姿势,让小七枕在我大腿上,然后一张张地翻起手里的这些牌。牌上的人物没一个认识的,不过,我倒是发现正面上的照片和背面印纹的联系,像正面上的人物穿着道服的,背面印的都是三清的金身塑像。光头穿僧袍的背面印的则是如来的像。除了道士、和尚穿着不同之外,其他的都穿便服,背面的印纹也都五花八门,有的印一个铜环铃铛,有的直接印字,如铁口直断、一字千金,基本上都能从背面的印纹里判断出是什么职业。印铃铛的是郎中,印铁口直断的肯定是算命的,一字千金大概是卖字的。

  我看着不由觉得有趣,直叫有意思有意思。

  “哇,鱼哥,这是你吧?”霍衣架也在看,这时他突然翻出一张牌直叫唤。

  “看着像我应该就是了。”抱羽道人笑眯眯地道。

  “给我看看。”我从霍衣架手里将牌拿过来一瞧,还真是抱羽道人,照片上的他身着一身金丝银线的羽服,头戴道冠,手捧一个不知名的法器,在一座道观前肃穆而立,真有一派高人的形象,跟现在散漫的样子截然不同。

  “好酷。”我忍不住赞叹一句。

  霍衣架附和道:“是啊,还是一张方块J呢!鱼哥,是不是点数越大,就越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