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抱羽道人笑着摇头道:“这个不好说吧?上面有算命的,有行医的,我道法再高深,跟他们比相术、医术怎么也比不过,但排序的确是有规律的,名气和声望越高,点数就越大,不过,也当不得真,都是一群好事的人乱排的。”

  他后面那句话明显是谦虚的话,可是我们没从他脸上看出一点谦虚的样子,笑得嘴都合不拢,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我翻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几张牌,发现背面印有一字千金的那张花色是方块,点数是2。我擎起这张牌,问道:“鱼哥,2是最小的?还是A是最小的?”

  “A是最小的。不过,你们可别小看了这几张A和2,小禹你手里的那张是方块2吧?这个人是书法家、雕刻家,非常擅长模仿,什么人的字迹都能模仿得来,不管是古往今来的书法大家,还是任何一个不懂书法的人的字迹,不论美丑,只要让他看上几遍,都能模仿来。当然,越好的字,是越难模仿的,但就算是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他都能写得七分像,可惜他只会模仿不懂创新,不然肯定是一位像王羲之、张旭、黄庭坚那样能永世流传的书法大家。”

  “这么屌?”见抱羽道人把这人说得这么厉害,我忍不住仔细去看牌上的照片。这男的身穿一身白色的练功服,在一件房间内的书桌前,正手执毛笔挥墨,年龄看上去差不多有七十,头发都白了,干瘦干瘦的,长得又黑,看不出一点书卷气。

  “让我看看,我们换着看吧!”霍衣架用他手里的牌把我的牌换了过去,他盯着那张方块2看了半天,叫道:“说得那么神,可看起来像个种田的农民伯伯啊!真是人不可貌相,JJ不可尺量。”

  抱羽道人笑眯眯地道:“这仅仅是一张方块2而已,呵呵……”他后面那半句话没说出来,但不用想,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方块 2都这么厉害,方块J就更厉害了!

  我和霍衣架相视无语,不过,抱羽道人也的确有值得他骄傲、炫耀的资本。

  我想起那张牌背面印的一字千金,心中一动,指着霍衣架手里正拿着看的那张牌,问抱羽道人:“是不是可以去他那里造假?”

  “是啊,他祖上就是专门给他造假印、假信的,只是价格贵得离谱。对了,你如果找小斌有急事的话,可以去找他。”抱羽道人说着,递过一张牌来。

  我接过一看,居然是张小王。

  “这个人叫钱二,据说无所不知,你想要任何人的消息或者任何事的始末都可以去找他,现实版的包打听。不过,收费更坑,如果不是实在有急事,不建议你去找他。不过,如果你能提供有意思的信息给他,或者完成他委托下来的任务,可以免费跟他交换。”

  我吃了一惊,低头凝神细看,照片上这个男人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坐在一间装修豪华、空间宽敞的办公室里,整个形象跟他的名字和我想象中包打听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合,感觉就是一个有为青年,再看背面,印的居然是地球。

  “我看看。”霍衣架又过来抢牌,看了几眼,诧异道:“这么年轻。不过,不可能无所不知吧?”

  “无所不知道当然不可能,而是你可以向他打听任何事情,只要付得起报酬,都能在他那里得到答案。”

  霍衣架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当然明白霍衣架的意思,想了想,我问抱羽道人:“怎么才能联系上这个钱二?”

  抱羽道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要见他不容易,你先记下我的号码吧!如果你真的想见他,回头我带你去,不过现在不行,我还要在南岭山脉里呆上两个月。”

  “好。”我从包里把霍衣架的卫星电话拿出来,记下抱羽道人的号码。

  这时,霍衣架翻出一张牌,叫道:“鱼哥,你美女是谁啊?好漂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