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065章 扑克牌的秘密


  一般的扑克牌,背面不管印的是什么东西,都会是一样的,但这副扑克牌背面的印纹却并不统一,有的印的是塑像,有的印字。我再看正面,花色、数字、字母倒是正常,可中间印的却全是人物的照片,有男、有女,每一张照片都不是同一个人,有道士有和尚。

  “这副牌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抱羽道人。

  “哦,这副扑克是特制的,上面印的都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代表性的人物。”

  “哦?”我顿时来了兴趣,调整了下姿势,让小七枕在我大腿上,然后一张张地翻起手里的这些牌。牌上的人物没一个认识的,不过,我倒是发现正面上的照片和背面印纹的联系,像正面上的人物穿着道服的,背面印的都是三清的金身塑像。光头穿僧袍的背面印的则是如来的像。除了道士、和尚穿着不同之外,其他的都穿便服,背面的印纹也都五花八门,有的印一个铜环铃铛,有的直接印字,如铁口直断、一字千金,基本上都能从背面的印纹里判断出是什么职业。印铃铛的是郎中,印铁口直断的肯定是算命的,一字千金大概是卖字的。

  我看着不由觉得有趣,直叫有意思有意思。

  “哇,鱼哥,这是你吧?”霍衣架也在看,这时他突然翻出一张牌直叫唤。

  “看着像我应该就是了。”抱羽道人笑眯眯地道。

  “给我看看。”我从霍衣架手里将牌拿过来一瞧,还真是抱羽道人,照片上的他身着一身金丝银线的羽服,头戴道冠,手捧一个不知名的法器,在一座道观前肃穆而立,真有一派高人的形象,跟现在散漫的样子截然不同。

  “好酷。”我忍不住赞叹一句。

  霍衣架附和道:“是啊,还是一张方块J呢!鱼哥,是不是点数越大,就越厉害?”

  抱羽道人笑着摇头道:“这个不好说吧?上面有算命的,有行医的,我道法再高深,跟他们比相术、医术怎么也比不过,但排序的确是有规律的,名气和声望越高,点数就越大,不过,也当不得真,都是一群好事的人乱排的。”

  他后面那句话明显是谦虚的话,可是我们没从他脸上看出一点谦虚的样子,笑得嘴都合不拢,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我翻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几张牌,发现背面印有一字千金的那张花色是方块,点数是2。我擎起这张牌,问道:“鱼哥,2是最小的?还是A是最小的?”

  “A是最小的。不过,你们可别小看了这几张A和2,小禹你手里的那张是方块2吧?这个人是书法家、雕刻家,非常擅长模仿,什么人的字迹都能模仿得来,不管是古往今来的书法大家,还是任何一个不懂书法的人的字迹,不论美丑,只要让他看上几遍,都能模仿来。当然,越好的字,是越难模仿的,但就算是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他都能写得七分像,可惜他只会模仿不懂创新,写字毫无自己的风格,不然肯定是一位像王羲之、张旭、黄庭坚那样能永世流传的书法大家。”

  “这么屌?”见抱羽道人把这人说得这么厉害,我忍不住仔细去看牌上的照片。这男的身穿一身白色的练功服,在一件房间内的书桌前,正手执毛笔挥墨,年龄看上去差不多有七十,头发都白了,干瘦干瘦的,长得又黑,看不出一点书卷气。


  “让我看看,我们换着看吧!”霍衣架用他手里的牌把我的牌换了过去,他盯着那张方块2看了半天,叫道:“说得那么神,可看起来像个种田的农民伯伯啊!真是人不可貌相,JJ不可尺量。”

  抱羽道人笑眯眯地道:“这仅仅是一张方块2而已,呵呵……”他后面那半句话没说出来,但不用想,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方块 2都这么厉害,方块J就更厉害了!

  我想起那张牌背面印的一字千金,心中一动,指着霍衣架手里正拿着看的那张牌,问抱羽道人:“是不是可以去他那里造假?”

  “哈哈,你一说就说到点子上去了,他祖上就是专门给别人造假印、假信的,只是价格贵得离谱。对了,你如果找小斌有急事的话,可以去找他。”抱羽道人说着,递过一张牌来。

  我接过一看,居然是张小王。

  “这个人叫钱二,据说无所不知,你想要任何人的消息或者任何事的始末都可以去找他,现实版的包打听。不过,收费更坑,如果不是实在是迫不得已,不建议你去找他。不过,如果你能提供有意思的信息给他,或者完成他委托下来的任务,可以免费跟他交换。”

  我吃了一惊,低头凝神细看,照片上这个男人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坐在一间装修豪华、空间宽敞的办公室里,整个形象跟他的名字和我想象中包打听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合,感觉就是一个有为青年,再看背面,印的居然是地球。

  “我看看。”霍衣架又过来抢牌,看了几眼,诧异道:“这么年轻。不过,不可能无所不知吧?”

  “无所不知道当然不可能,而是你可以向他打听任何事情,只要付得起报酬,都能在他那里得到答案。”

  霍衣架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当然明白霍衣架的意思,想了想,我问抱羽道人:“怎么才能联系上这个钱二?”
  抱羽道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要见他不容易,你先记下我的号码吧!如果你真的想见他,回头我带你去,不过现在不行,我还要在南岭山脉里呆上两个月。”

  “好。”我从包里把霍衣架的卫星电话拿出来,记下抱羽道人的号码。

  这时,霍衣架翻出一张牌,叫道:“鱼哥,这美女是谁啊?好漂亮啊!”

  “这些牌里只有两个美女,让我猜猜你说的是哪个。唔。”抱羽道人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道:“我猜你手里那张应该是丹鼎派的师妹。”

  “丹鼎派?不是道士啊,后面印的是铃铛。”霍衣架道。

  “那就是这两年才冒出头的女菩萨了,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中医,救了不少人。”

  “女中医?”我忽然想到燕三说的那个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女教授,从霍衣架手里将那张牌抢过来。

  霍衣架大叫:“我还没看够啊,刚才你不是看了吗?”

  “我还想再看看不行?叫那么大声,小心把小七吵醒了。”我没好气地道。刚才确实有发现一个美女,但是因为不知道身份,也没太过去注意。此时发现可能是跟张如意有关的那个女中医,不由起了好奇心。

  我去看那张牌,首先注意到的是花色和点数,是张红桃3。我再看照片上的人,因为是远景,五官看得不是很清晰,脸型的话,是比较常见的鹅蛋脸,戴着一副粉色的大边框眼镜,留着中分的长发,上身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下身是紧身的牛仔裤,打扮得很朴素,但很搭配,再加上她的皮肤白皙,身材苗条,显得特别动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胸比较平。

  我一看背景,是在一条古香古色的巷子口上拍的,白墙青瓦,门前两边贴着一幅楹联,上书三个大字:乌衣巷。

  我看了一呆,南京乌衣巷啊!还真是燕三说的那个女中医?

  “陛下,臣冒昧地问一声,您看够了吗?您要是看够了能给臣看看吗?您要是不喜欢,能否将她赐给微臣?”霍衣架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翻了个白眼,将牌扔给他,说道:“是个美女没错,可是你是不喜欢的贫乳。”

  霍衣架无所谓地道:“真爱面前乳量太过微不足道了。”

  我不理他,专心翻我手里的牌,这些牌是刚才霍衣架换给我的,我还没看。抱羽道人见我这么感兴趣,把他自己手里的牌也给我,还一边给我介绍这些牌上的人,听得我们心旌摇荡,还真是没一个简单的人物,个个都是有本事的人,我和霍衣架恨不得立马跟这些奇人结识。

  让我意外的是,这些牌里居然有张如意和燕三,两个分别是黑桃Q和梅花4,我很诧异两人的点数差这么多,听了抱羽道人的解说才知道原来燕三因为喜欢捉弄人,经常搞得别人尴尬不已,再加上又是一个贼,名声不是很好,所以只有4点,而张如意虽然是盗墓贼,却一直在行善,而且为人正直,虽然不擅长交际,但很受人尊重,声望很高。
  说了半天,最后还剩下两张牌,一张是大王,一张是红桃K。

  抱羽道人指着这张大王,说道:“这可是我们这圈子除去上一代之外,最了不得的人物。”

  我和霍衣架见他说得这么郑重其事,胃口顿时被吊了起来,像两个讨好糖果的孩子,眼巴巴地看着他,催促道:“快讲快讲。”

  (好了,给大家讲讲修改了哪些吧!首先是把几个错别字改了,打快了很容易出现错别字,嗯嗯,小白是错字攻。另外就是两段比较重要的,一是蜃象压过来是否会将钱禹他们压扁,理论上是会压扁的,但是毕竟谁都没亲眼见过,而且太过夸张,之前没写,想想,还是加上,重则压扁,轻则使他们假死。二是关于五种钱币与五行的阐述,之前更的漏掉了一个火,加上。其他的就是细节上的改动了。不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