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隐隐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叫莫修文,天生残缺,只有一个肾,命理又缺水,本来活不过五岁……”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啊地叫出声,这开头跟蜃境中莫文讲的故事的不是一样的吗?而且名字都只差一个字,那个积善派的道士就是故事里敲诈不成反被打劫的游方道人?

  “怎么了?”抱羽道人停下来问我。

  我脑子有些乱,摇头道:“没什么,鱼哥继续。”我又去看大王上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越看越觉得跟蜃境里的莫文有些像,特别是眼睛。

  抱羽道人继续讲了下去,内容跟蜃境中莫文说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莫文说的是他小叔打劫了游方道人,抢来了以蛟龙泉跌水酿制的酒,而抱羽道人所讲述的,则是游方道人主动以用酒救人,也没有装模作样管莫文家里要六两黄金的事。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吃金属为生?”霍衣架目瞪口呆,他跟我进的不是同一个蜃境,我也不知道他在蜃境里遇到了什么,但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经历的蜃境里应该是没有莫文的。不过,跟蜃境中听闻这件事的反应不一样,因为是抱羽道人所说,所以霍衣架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并没有去质疑。

  “对,他为了生存,九岁的时候就加入了国内的一个采金组织,下水淘砂矿,入山寻脉矿,吃尽了苦头,但因此也学了一身的本事,在水下练出极好的水性,在山里学会驯兽,辨识药草,更学了一门勘探矿脉的本领,十九岁的时候,他就当上采金组织的老大,两年后,他壮大了势力,就把手里这帮人一股脑拉到了菲律宾淘金去了,说中华之资源再采下去就得匮乏了,他不想当罪人,同时号召国内其他采金组织不要再在自己国家采金了,但当时没人理他,结果他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在菲律宾站住脚,现在更是发展到南非、俄罗斯、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这些金属储存量大的国家去了,是我们国家隐形的大富豪之一。虽然才三十七岁,但光这前半生的经历就非常传奇,说起他没有人不佩服。连我们这些老家伙谈起他也不得不竖起一个大拇指,得称赞他有大义。”


  (回复破万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