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有一双看不见的手不停地在身上抚摸他,从头到脚,开始将他吓得半死,因为怎么找也找不到这双手的主人,看不见,但是摸的话却能摸到,皮肤光滑细嫩,像女人的手,但那双手像蛇一样,每次触碰到一下,就麻溜地避开了,也只能摸到手,他朝前抓往后摸,怎么都摸不到手臂,摸不到人,好像就只有两只手掌一样,非常瘆人。

  不过,这两只手并不伤害霍衣架,只是不停地抚摸他,当摸到胳肢窝和脚板的时候,霍衣架就憋不住了,忍不住笑了。在水里哪里能笑,他只能退回来,试了好多次,都是这样的情况,他顿时知道他被困住了。

  他无奈之下,只好沿着甬道往前走,走完那条甬道就到了这个地宫。仔细观察了一阵,才发现这是一个祭祀用的地宫,只是已经废弃。他往里走,看见一条很宽的地下河。这条河跟护城河一样,围着一个小型广场,小广场中央有一个很大很高的祭台,完好无缺。河上面有一座人工修造的石拱桥,可以到达小广场。

  只是他没敢过桥,因为顶端栖满了寒精蝠,密密麻麻,成千上万,阴气之盛,寒气之重,让人咋舌,简直跟冰窖一样,人要过去估计要被冻僵。

  他只好退回来,可在地宫里转了好几圈,在乱石中扒拉出了另一条坍塌的甬道。他摸了进去,开始是平的,走了一段之后,甬道开始盘旋向下,尽头是一扇生了绣的铁门,被封死,打不开。

  霍衣架非常好奇,寻着一丝缝隙,用眼蛊偷看了铁门后的情形。

  说到这里,霍衣架停下来,盯着我,问道:“陛下,你知道臣看见了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啊?你快说啊!”我对他这种卖关子的行为非常恼火。

  霍衣架的眉头拧起来,酝酿了一阵,缓缓说道:“我看到了一个比这个地宫还要大上两倍的地宫!而且……”



  霍衣架的眉头拧起来,酝酿了一阵,缓缓说道:“我看到了一个比这个地宫还要大上两倍的地宫!而且……”说到这,他停了几秒,“而且,地宫里有一栋非常巨大的现代建筑!高墙铁网,像一栋监狱。”

  “监狱?”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种古代的地宫里怎么会有一栋现代监狱?

  “不是监狱,只是像监狱而已。这栋楼的正门是正对着铁门这边的,我正好看到了这栋建筑的名字——南岭地下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我更加惊诧了。精神病院建在山里,而且是地下?

  “是啊!我都以为是我的幻觉,看了几遍才确认自己没看错。而且,邪门的是,铁门之后,我竟然感觉不到虫的气息。”

  “无虫?怎么可能!”我知道他这个虫指的是普通人所认知的虫,这意味着什么?虫是无处不在的,是世界上最顽强最多的动物,如果一个地方无虫无鼠,那代表这个地方是绝对不能靠近的。

  “真的,我完全感觉不到!除非是有高明的蛊师将虫感完全藏住了。

  “南岭地下精神病院,南岭地下精神病院……”五岭山脉又叫南岭山脉,这座精神病院以南岭为名,又建得这么隐秘,实在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我看这精神病院的建筑风格,应该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霍衣架道。

  我想了想,六七十年代正是动荡的时代。在那个敏感的年代在地宫里建这么一栋精神病院?我有点好奇,就问道:“然后呢?”

  “没然后了啊,然后我就溜出来了,要知道,那这两种可能,不管是哪个,我都不敢靠近。”

  “好吧!”我叹了口气,也的确是这么回事。

  “我退到这个地宫之后,又找了几遍,却发现其他出口了,正发愁的时候,就看见莫文那毛孩子追着一个光屁股男人进来了,我一看是之前偷袭我的那个贱人,就帮着莫文将他制服了。听莫文说,才知道他抢了宝贝,可是我们在他身上怎么也找不到,不知道他妈的藏哪里去了。怎么问也不说,烦死老子了。”

  我说道:“他被我弄哑了。”

  “我知道。”

  “那他和莫文呢?”我看了一圈也不见莫文和养蛇人,不由奇怪。

  “靠,别说!那个贱人装死示弱的本事一流,看起来像是失去行动能力,可等我和莫文那毛孩子没注意他的时候,他突然又爬起来跑了,等我们发现,已经跑出好远了,莫文去追他了,我不敢丢你一个人在这里,就留下了。”说到这,他忍不住一拧眉,担心道:“那毛孩子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什么状况了吧?”

  (今天没有啦。最近看到不少童鞋在吐槽说越写越偏了0 0看,这不回主线了么,精神病院是主线内容哦。另外,虫祭这贴上了论坛首页的别院榜,但目前掉到第二页了,小白问了下,这个榜是看点击和回复的,小白不想下这个榜啊,还请大家麻烦多顶顶贴呀,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还望扩散推荐,小白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