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抱羽道人听罢说道:“人肯定是个人,莫修文这个人本来就常人不一样,他只吃肉不吃素,而且偶尔会吃血淋淋的生肉,这点我是清楚的,但你所描绘的性格确实跟我认知中的他不一样,不过,我认识他也才五年,他以前是个什么样子我还真是不是很了解。蜃境出来,肯定是蜃象,大概是他之前有到过南岭,或者以前陷入过林子里的人有过关于他那个时候的记忆,被蜃探知,从而复制到你的蜃境里去了。”

  我颦蹙双眉,还是觉得有许多疑点,但这种事就是这样,只能去进行合理的推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无法知道,作为始作俑者的蜃虫虽然就在身边,但它又不会说话。
  我叹了口气,还是决定不想太多,还是专心打牌吧!

  就这样,我们打了一个半小时的斗地主,抱羽道人不愧是经常玩的人,牌技果然厉害,打五块的这么小的,都快把我们身上的钱赢光了。

  最后,他看了看时间,将牌收起,意犹未尽地道:“可惜时间太仓促,不然肯定拉着你们玩通宵,这才刚进入状态呢,真是不过瘾不过瘾。”

  我问道:“鱼哥一定要走吗?” 虽然跟抱羽道人相识不久,但却很合得来,此时我们都有些恋恋不舍。

  抱羽道人起身,说道:“是啊,不得不走。”

  “那……以后经常联系啊,我们这阵子也会在南岭山脉里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霍衣架也站起来。

  小七在我腿上睡得正沉,我准备将她叫醒,却被抱羽道人制止,我只得将她抱起,起身开玩笑道:“不知道要不要说几句应景的话。”

  抱羽道人哈哈一笑,说道:“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还有后会有期有缘再见?总之,今晚谢谢两位小帅哥的馈赠。”

  我和霍衣架相视苦笑,知道他说的是我们输的那几百块钱。我张了张嘴,准备说些什么,却见抱羽道人一摆手,提起放在不远处装着蜃虫的麻袋,说道:“一年后到龙虎山找我,或者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期待再见!”说罢,身子一晃,没入黑暗中,不见了人影。

  “你说我们会不会在山脉里碰上他?”霍衣架问我。

  “谁知道呢!”我幽幽地叹了口气,离别总是会让人感觉到惆怅。

  “小禹,我现在有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