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提起这个,霍衣架来劲了,双眼冒光道:“你还记得我们进白雾林之前发现的那个几个马蹄印吗?”

  “记得啊,怎么?你碰上那东西了?”

  “是啊,我当时不是回去找你么,然后进入了蜃境,在蜃境里我找了你好久,最终在一棵树下把你找到了,你正手脚齐张,睡得香,我气不过,正想上前将你踹醒,结果一匹神骏的马横空出世,一路冲来,在密林之间穿梭,好像一阵无形的风,没碰到一棵树,我当时都看呆了,转眼它就靠近了,风驰电擎般,我这时才发现你正好躺在它的必经之路上,我吓个半死,你要是被它踩上一脚肯定玩完,踩到胸,肯定肋骨齐断,踩到肚子,肯定肠子都得踩烂,踩到脸,那更完蛋,可它的速度太快,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只依稀看到它的后蹄在你肚皮上猛地蹬了一下。”

  说到这里,霍衣架露出后怕的表情,似乎惊魂未定,顿了顿,才继续道:“我心里大叫完了完了,小妹要守寡了小妹守寡了。”

  “去你的。”我给了他一个白眼,可想起刚才对小七的举动,忍不住汗颜。

  “真的啊,当时真的是护驾不及啊,不过,等我回过神准备以死谢罪的时候却发现你什么事都没有,还在呼呼大睡,只是肚皮那个位置有一点白印,我当时简直快疯了,激动的,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啊?有没有想到什么?”

  我努力去还原霍衣架描绘的场景,然后不确定地道:“马踏飞燕?”

  霍衣架一拍手,叫道:“是啊,他娘的,踏燕驹啊!”

  我一听也呆了,马踏飞燕是一件东汉时期的青铜器物,因其造型绝妙闻名于世。一匹马奔腾之时能踩踏到一只飞行的燕子上,这匹马跑得有多快?最重要的是的这只燕子还安然无恙,可见这匹马当时是四足几乎完全离地,御空而行。

  霍衣架所说的那匹马在我肚皮上飞踏而过,而我却在睡梦中沉睡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这匹马有多么神骏。

  “你知道吗?我回忆其当时它那个动作简直是……太帅了!它的右前腿大步前跨,左后腿向后平伸,右后蹄在你肚皮上一点……啊,醉了醉了!”霍衣架发神经一般地啊啊大叫。

  我虽没见到,但也不免被这批神骏的马所折服,只是看霍衣架这个样子,忍不住损他:“得了吧,还右前腿大步前跨,你以为它定格给你看啊,跑得那么快,你看得清才怪。”

  “咳,我是按照马踏飞燕的形象描述的。”说话的时候,霍衣架已经把身子的水烘干了,将衣服穿了起来。他整理了下,继续说道:“可惜一晃而过,我当时把你拉起来,拼了命去追,可哪里找得到,为此耽误了不少时间,出了白雾林的时候,霓桥就快不见了,还没到悬水湾霓桥就彻底消失了,当时正沮丧呢,谁知道是蜃境一场。”

  “虽然是蜃境,但是那匹马肯定是存在的啊,我们之前都看到马蹄了,那总不是蜃境。只是,我们这里怎么会出现马?”我有些想不通。


  霍衣架揉了揉脑袋,说道:“我正想这个问题呢!南岭历来只有出现过果下马,果下马虽然也是难得一见的好马,可是它的优点是擅于在山地、滑坡中行走,且极具耐力,不可能能像那样飞驰的,而且那匹马我虽然没看清具体的模样,但明显比果下马的体型要大,看之前的马蹄就知道了,除非有人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唉,算了。能亲眼目睹它的风采我就知足了,就算是在蜃境。哈哈,跟你比起来,我也不算太亏,你见到了罕见的灵芝木,我也看到了难得一遇的踏燕驹。”

  “唉,我可不想见那东西,你不知道我吃了极地菇中毒是有多痛苦。”中毒的那段遭遇还历历在目,我想想就觉得恐怖。

  “不是有另外一个我在陪你么,你不是一个人痛苦。那我们现在是打算怎么办?宝贝没找到,就没办法引悬鹿了,只能让小七想办法追踪泰琳了。”

  “宝贝找到了!小七提前到了悬水湾,正好看见,就把东西收起来了!”

  “啊?真的?是什么宝贝?快给我看看。”霍衣架也很惊喜,他跟我一样,以为跟宝贝无缘了,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被小七得到了。

  “在小七身上,把她叫醒吧,睡了这么久了。”说完,我轻轻将小七拍醒。

  小七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问道:“钱禹哥哥,我睡了多久了?”

  “两个多小时了。”我将小七放下来,答道:“两个多小时了,够久了,把那个玉杯拿出来给你哥看看。”

  “哦。”小七从内口袋掏出那个玉酒杯递到霍衣架手里。

  “这么小?不过好漂亮。”霍衣架眼睛一亮,拿到手里细细把玩。

  “那当然了。”小七道,那神气的样子,好像这个杯子是她做出来的一样。她扫视了下四周,没看见抱羽道人,就问我们:“鲍鱼叔叔呢?”

  “他走了。”顿了顿,我又解释道:“他不让我叫醒你。”

  “唉,真不讲义气。”

  我和小七说着话,霍衣架则专心致志地观察那个玉酒杯,他和我一样,不懂这方面,只能看个外形了,虽然一脸惊叹,但看了半饷,也没憋出一个屁来。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玉杯是仿流行于战国、秦汉时期的酒器角杯而制的,虽然跟爵杯很像,但是并不是爵杯。

  跟爵杯一样,也是一种酒器,说起酒器,也是很讲究的,按用途可分为煮酒器、盛酒器、饮酒器、贮酒器,爵杯和角杯都是饮酒器,而且我们手里这个玉杯也不是普通的玉酒杯,也有很大的来历和其特殊的用途,至于是什么,在这里先卖得关子,不多作解释,后文会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