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三个对这方面丝毫不懂,只把它当作一个外观奇特、制作精美的玉器,用途的话,自然是用来制造霓桥的。

  “有了这个东西,我就有一定的把握了能引来悬鹿了,之前我还不敢肯定,但现在我基本上能确定南岭里一定会悬鹿存在。”霍衣架肯定地道。

  我很诧异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自信,就问道:“怎么说?”

  “之前不敢肯定是因为的确林业局多次考察南岭,并没有发现悬鹿,但是,我刚刚想到一个问题,不管是国家林业局还是省、市、县一级的,他们来考察的时候,都会找当地熟悉地形的人引路的,我爷爷曾经就干过这事,像他们是绝对不会把林业局的人往横死地里引的。踏燕驹的存在让我产生了联想,之所以考察不到这些动物,我估计很有可能是因为它们都生活在这些横死地中。”

  “有道理。”我精神一振,说道:“要真有悬鹿就好了,宝贝也找到了,引出来是迟早的事。”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悬鹿、踏燕的?我怎么都听不懂?能不能给我讲讲?”小七听得稀里糊涂的,忍不住发问了。

  “别急,我给你讲。”我笑着说道,既然小七要参与进来,那肯定要告诉她一些事情。接着,我就把这次到南岭山脉的目的简单给小七讲了讲,关于我哥还有我有可能成了一名通缉犯的事情我并没有说,只说要找到悬鹿,取它头上的角一用,至于要它的角干嘛我没说,小七也没问,别看她天真烂漫的样子,但其实很懂分寸,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泰琳的事情,我就比较详细地说了,因为她嫁祸我害死韩小武的事情小七本来就知道,而且关于泰婆婆的事我也想问小七,所以就说得比较仔细。

  小七听到我说泰琳身上也有一只蛊蝉的时候,瞪大了眼睛,问道:“那只蛊蝉是她的本命蛊吗?”

  我知道小七口中的她指的是泰琳,但是这个我确实是不清楚,就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小七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好,说道:“如果是她的本命蛊的话,那就……要知道用蝉做本命蛊是非常少的,而且还是一只雌的。对了,钱禹哥哥,那当时你那只坏蝉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特别的反应?呃,就是囔囔着要我放它出去,说什么雌的蛊蝉难得一见。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小七的反应让我有种不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