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068章 听蝉蛊


  小七看着我,颦蹙双眉,说道:“如果用雌蝉做本命蛊的话,那只有一种用途。”
  “下蛊!”霍衣架突然接话。

  “下蛊?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地说什么呢?说清楚点啊!”我听得迷糊,怎么突然扯到下蛊上去了,难道我还被人下了蛊不成?

  霍衣架无辜地道:“我只是顺着小妹的话说下去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小七郁郁地道:“婆婆跟我说过一种情蛊,叫做听蝉蛊,因为需要用双方的本命蛊做引,而且本命蛊得是一对蝉,一雄一雌,所以只用在蛊师身上,对女方的约束比较大。女方只能嫁给这个男的,或者终生不嫁,一旦嫁给他人,或者有逾越的行为,就会毒发而亡,而男的也必须娶这个女的为妻,否则也会暴毙而亡,只是不约束婚后男方是否纳妾,是比较典型的封建主义情蛊。”

  我听得都快蒙了,不可思议地道:“什么?我中了听蝉蛊?我要娶泰琳?”

  小七闷闷不乐地道:“那个女的姓泰,跟婆婆是一个姓,她们之间肯定有关系,大概是婆婆选中你给那个女的做老公了。”

  “小禹,婆婆不是叮嘱过你在五年之内不能那什么吗?难道是为了这个?”霍衣架突然说道。因为小七在旁边,所以他没有直接说是那什么。

  我闻言一愣,泰婆婆的确是这么叮嘱过我,而我也一直照做,她说一旦破了身就更镇不住流氓蝉了。难道是骗我?我又想起泰琳之前说的那句原来她选中了你,之前还觉得莫名其妙,可现在一想,可就是指这件事吗?

  我顿时头疼起来,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我久久说不出口,消化着这个惊人的信息。

  霍衣架也觉得这事棘手,小七就更不用说了,小嘴撅起都能挂油瓶了。

  篝火前,我们三个人都沉默不语,火中的柴禾却兀自热闹着,烧得毕剥作响声。

  过了好一阵子,霍衣架开了口,他开玩笑地道:“陛下,看来小妹只能给你当妃子了,还请封个贵妃给她啊!”

  小七一听不乐意了,跺脚道:“我才不要当什么贵妃,也不稀罕什么皇后。钱禹哥哥都被我睡过这么多年了,他只能跟我过!”

  我被他们两兄妹搞得哭笑不得,说道:“我是不会娶泰琳的,她害死了韩小武父子,这种女人,我可不敢要。而且,鬼知道长什么样啊!万一是个丑八怪呢!”

  霍衣架偷着笑,对我挤眉弄眼地道:“万一是贫乳呢!”

  “她那里很大好吗?”我没好气道,我都验证过了,没人比我更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