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一番插科打诨倒是让我的郁闷减轻一些,我叹了口气,问小七道:“有解蛊的方法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这个交给我,我来想办法。我就不信我想不出来。”说罢,小七便苦思起来,想了一会儿,她哎呀一声,说道:“还真想不出来,好烦呐!婆婆怎么会看中你呢钱禹哥哥?她跟你接触也不深啊,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应该没人有这个眼光能看到你身上的优点才对。”

  我自动忽略她后面半句话,问道:“小七,我们三个人里面,只有你跟婆婆睡一床的,陪在她身边的时间也最长,你觉得婆婆这个人有没有问题?”

  小七冰雪聪明,稍一琢磨,便明白我的意思,看着我道:“我觉得没问题,她空闲的时候,会经常发呆,好像是在想问题,有时会很兴奋,但大部分时间都不开心。给我的感觉像是在做一道很难的数学题,有解题的思路的时候,会很激动,可按照那个思路又得不出正确答案,又失望,大概就是这样,反正最后没解开那道题。”

  “那她对你有没有说过特别的话?”

  小七想了想,摇头道:“没什么印象。不过,钱禹哥哥,我想起来了一件事,中了听蝉蛊的两个人是不能见面的,一见面就会……”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

  “会怎么样?有什么不好的反应吗?”我问道,隐隐觉得不妙。

  小七不做声,似乎不是很想说,她捂着脸,沉默了好几秒钟,才从指缝里漏出一句话来:“你会特别想那个什么,但又只能跟她那个什么,不然会毒发。”说着,她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骂道:“真他妈不爽啊!”

  “不是吧?”我一听呆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回想起刚才对小七的举动,都快要吐血了,难怪会这么容易失控,原来是听蝉蛊惹的祸!

  霍衣架同情地看着我,说道:“看来你又多了一条必须要找到泰琳的理由,而且还很充分。”

  我心烦意乱,忍不住埋怨起来:“婆婆这不是在坑人吗?”

  小七跺脚,忿忿不平地道:“婆婆太偏心了。我倒是想看看那什么泰琳哪点比我好。钱禹哥哥,要找到她很简单,只要催动刚萌发的听蝉蛊,你的那只坏蝉自己就能感应到雌蛊蝉的位置了。”

  “啊?怎么催动?”

  “这还不简单?”小七一挑眉,看向霍衣架道:“哥,你转过去,不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