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去看看。”我一听也有些不放心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养蛇人狡猾如狐,莫文那小子虽然身手好,可是论心计估计要比养蛇人差上一大截。

  “你能走吗?”

  “没问题。”虽然我全身酸痛,但是不妨碍行走。

  “那我们走。”霍衣架在宫墙上取下一支火把,一边领着我往前走,一边说道:“我就
  怕他忍不住上了桥,那座桥绝对不能上的!被冻住了还好说,要是惊动了上面那大群寒精蝠就完蛋了。”

  我想着心里一紧,寥寥几只寒精蝠就差点让我交待了,要一大群还得了。想着,我们加快了脚步,祈祷莫文不要出事才好。

  我对这个地宫比较好奇,一边前行,一边观察。我注意到脚下,有一些完好的地砖刻着拱形的花纹,因为没时间停留,也来不及细看。

  “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在这里建了这么大的一座地宫用作祭祀啊?而且还不止一座!”一路往前走,我发现这个地宫比我估计得还要大,大概有五百个平米,那座地下精神病院所在的地宫比这个大上两倍,那岂不是一千个平米?

  “这个问题,我估计你去问张如意,他可能会清楚。”

  我一想也是。说着话,穿过一堆乱石,我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吱吱声,循声望去,却见一只肥硕的白鼠正躺在不远处的石堆下抽搐不已。我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刚给我疗伤的芝鼠。

  “大将军,等等。”我叫住霍衣架。

  “怎么了?”

  “你看。”

  “咦,鼠医?”

  “好像是中毒了。”我们快步走到肥白鼠面前,我蹲下身瞥一眼,就知道是中毒了。
  霍衣架道:“虫感很强烈,中的是虫毒。”

  我用手一摸,肥白鼠柔弱的身躯已经开始发僵了,我将它的身体翻转一看,发现它的后背有一块黑斑,我拨开那里的毛发,看见一个很细的螫孔,伤口周围乌黑一遍,我忍不住一惊,道:“是蝎尾螫的,好强的毒性,麻烦了。”

  “小心!”霍衣架突然叫了一声。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叫吓得一抖,发愣间,一只红青相间的大蝎子从肥白鼠身后的那块碎石下钻出,蝎尾高高举起,身子一弯,如弓拉弦,尾部的毒刺像箭一样猛地朝我手背刺去。

  我下意识就缩手,但距离实在太近了,没躲过去,被螫了个正着。我痛得大叫一声,捂着手跌坐在地。

  另一边,霍衣架闪电般出脚,只听嘎吱一声,一股黄水自他脚下迸溅,蝎子被他踩了个稀巴烂。

  “小禹,你没事吧!”

  我晃了晃脑袋,说没事。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伤口有股灼热感,然后是一阵晕眩,可脑海中响起一阵蝉鸣后,就恢复如初了,显然是蝎毒被流氓蝉镇压了。

  我看了下被螫的手背,除了有一个针孔一样的痕迹,没有任何异样。我一阵后怕,一般的蝎子毒性是不会很强的,对人是没有致命的危险的,可如果不是毒性非常强烈,本命蛊是不会产生自动护主的反应的,反应越快,说明毒性越强。这手上的蝎毒瞬间被吸走,可见其毒性之强。

  我忍不住去看被霍衣架踩死的蝎子。这只蝎子大概有手掌心那么大,主体以青色为主,背部有红色的条纹,虽然已经被踩烂,但依稀能看出这些条纹分布得很规律。

  “好家伙,杂交的,背纹这么有序,很罕见啊!可惜。”蝎子一般是群居的,和睦团结,但如果将两窝蝎子要是放一块,往往会发生很激烈的冲突,互相残杀是常有的事。因此杂交的蝎子比较少见,像这只蝎子,应该是毒性很强红蝎子和青蝎子杂交而生,更是罕见,难怪能将鼠医毒倒。

  我看了下肥白鼠,已经失去了意识了,这只蝎子的毒性太强了,要换了寻常的芝鼠估计早就一命呜呼,但看它这情况,也快挺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