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069章 梅花鹿的干活


  只是我把握不了比例,也不知道泰琳所在的位置离我们有多远,只得从流氓蝉的灵识里撤出来。

  “怎么样?钱禹哥哥,感应到了吗?”小七见我睁开眼,问道。

  我嗯了一声,望着西北那个方位。

  “喂,你们好了没有?”不远处传来霍衣架的声音。

  我循声扭头看去,黑暗之中也没见着人,不知道他躲在哪里。我又好气又好笑,骂道:“好你个头啊,快滚过来。”

  “嘿嘿,我现在算皇亲国戚了不?”霍衣架从暗处走出来。

  我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算个屁啊!”

  “我刚才尿尿的时候想了想这事,其实也不难办啊!这听蝉蛊不限制男方婚后怎么样,只要你跟泰琳结了婚,或者那个什么之后就行了,咳,嗯,然后把她离了,或者拍拍屁股走人,你的蛊不就解了吗?正好又可以一解我们心头之恨啊!一箭双雕!只要她不是长得实在太难看,我看这事你怎么都不亏。”

  听霍衣架这话,我还没开口,小七就抗议了:“不行,钱禹哥哥是我一个人的!”

  我撇了撇嘴,说道:“人家肯定看不上我,我可不想强迫人。哎,这事等找到她再说吧!我估计她也很想解开这个蛊。”我想起那次,泰琳知道我的本命蛊是止语蝉的时候,表情相当的复杂,其中还有过不屑,想来是对我相当不满意。

  霍衣架问道:“那你们刚才搞定没有?有感应到泰琳的位置吗?”

  我点了点头,把刚才感知的情况跟他讲了一遍。

  霍衣架喜道:“那就可以随时定位追踪了。”

  “是啊!”

  “怎么安排?”

  “我们商量商量。”

  这次深入五岭山脉腹部有三个目的,一是躲避王岳他们的追捕,二是找到泰琳解决一些恩怨,三是找到悬鹿角破解我哥给我留下的禹书,虽然是三件不同的事,现在却可以同时进行,各不耽误。

  我和霍衣架合计了一下,决定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起来就开始去追泰琳,正好借此机会躲开王岳,至于寻找悬鹿的事却急不来,因为要生出霓桥需要天时,必须是雨后且有太阳,不是我们说要弄出来就能弄出来的,因此我们决定在条件满足的时候再停下来行动,反正跟泰琳之间有情蛊的联系,随时都能感应到她的位置,也不着急那几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