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制定好计划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就打算休息。我们进山是不带帐篷、睡袋这类的,只带工具。山里材料多得是,就看你会不会用,我们有霍衣架在,花点功夫就可以搭一张床,当然,比不上家里的席梦思,但在山里还能怎样,凑合着睡呗,有时候能找到山洞和树洞,床都不用搭。

  如果能找到古代修士遗弃的洞府就更好了,里面藏风聚气,冬暖夏凉,舒服得很,只是可遇不可求,野兽遗弃的洞穴倒是不少,能碰上也算是不错,一般都很干燥,运气好的话,里面还会有兽皮和草垫遗留,可以直接当床睡,就是臭了点,需要好好收拾。

  悬水湾是以前这一带猎户、木客、采药人的歇脚点之一,有个专门收拾出的洞穴以供过夜留宿的,类似于东北的对子房,任何人都可以到里面住,只是不会像对子房一样备有米面酒草药这些用的吃的,只用来歇脚,住完收拾干净就行。

  以前在五岭深处也有像对子房一样的简易木屋,现在基本上都被遗弃了,有的都塌了。因为现在的猎户数量锐减,而且小打小闹的多,基本上就在外围打打麂、野鸡、山羊,卖给野味贩子,很少有跑到五岭腹部去的,除了一些有特殊目的,比如我们。好了,闲话不多说。

  我们把篝火灭了,由霍衣架领着到了那个洞穴前。洞口有特制的木门,防止野兽入内,门上无锁,只用木杠别上,人类可以自行打开。这个洞不深,走上几步就到了尽头了,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中间有个坑洼的地方,漆黑,有柴禾燃烧的痕迹,大概是个火坑,用来取暖的,火坑周围有几个破破烂烂的草席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不过空间倒是挺宽敞,别说三个人,睡六个人都睡得下,而且干燥、通风。我和小七是第一次来,都挺满意的。

  我们收拾了一下,生了一堆小火,便各自躺下歇息。霍衣架这家伙一眯眼就睡着了,时不时发出呼声。而我却浑身燥热,之前在做别的事情的时候还不觉得,一停下来就尤其难受,哪里睡得着,好在小七之前睡了两个小时,正精神着,陪着我聊天,不过她也没坚持多久,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我躺在草席上转辗反侧,难以入眠,只能拼命想事情转移注意力。在洞穴之中,难免就想起那该死的水狼,回想起在蜃境的时候,那几只水狼突然消失不见,当时惊诧莫名,现在想想,应该是现实中的那几只水狼死了,才导致蜃境中的水狼也跟着消失了。

  我想到蜃境里的种种,不由直叹气,为莫文,为那个霍衣架,还有鼠医,隐约记得在蜃境崩塌的时候好像听到鼠医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我一直认为鼠医不是把我们当实验品,它离开可能是去找能解极地菇毒的东西去了,我感觉那阵鼠叫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大概是鼠医找到解药回来了吧!我猜测着,只是没办法确认到底是不是这样了。

  我又想到那家神秘的南岭地下精神病院,忽然脑海里闪过一道光,记起当时绑架小妹的歹徒好像就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难道这两者之间有联系?

  我沉思起来,警方当时对外称那个绑匪是县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患者,我压根没想过他们会撒谎,所以也没去求证,可现在结合王岳昨天的那个电话来看,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当时的绑匪极有可能是四个人,而且都是蛊师,县精神病院怎么会关着四个蛊师,也不可能关得住!难道那四个人其实是从南岭地下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我猛然想到这种可能,又想起霍衣架描述的,那家精神病院周围无虫无鼠的情形,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我联想到特殊刑事大队,心道,南岭地下精神病院不会是专门关押特殊精神病患者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