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浮想联翩,就更睡不着了,也不知道折腾到几点,才慢慢睡了过去。

  另一天起来,我们收拾了一下,在水潭里捉了几只鱼烤了,吃过之后就开始赶路了,算是正式踏上这段旅程了,只是除了泰琳和悬鹿,我的关注点又多了一个——南岭地下精神病院。

  追踪的途中,我时不时就融入流氓蝉的灵识里,去感应泰琳的位置,以便调整,她一直往五岭山脉的深处前进,速度不慢。我们猛追了四天,才慢慢拉进距离。

  我们也终于进入了五岭山脉的腹部地区,周围都是莽莽山林,荒无人烟却显得生机勃勃。好在我们之前有跟着泰婆婆在大山的深处生活过一段时间,还算适应,只是整天赶路累得慌,还好我们三个人的体质都异于常人,要换成普通人,在这种强度的运动之下,早就给累趴下了。

  让我郁闷的是,这四天虽然下了不少雨,却没遇上雨后天晴的好天气,根本没法催出霓桥来,但也没办法,只能等待。

  这一天下午,临近黄昏,我们刚了一个下午的路,又累又热又饿,正好出了一片密林,一条淙淙而过的溪流出现在眼前,我们大喜,就停下来准备整顿休息。

  “热死我了。”我衣服也没脱,直接趟进水里。小七给我和霍衣架各自带了三套换洗的衣服,她自己也一样,所以我们一遇到水源,就会去清洗一番,直接换干爽的衣服,身上的脏衣服则小七负责洗,在这样的天气之下,也很容易干。

  因为有过长时间野外生活的经验,所以小七出门的时候准备得很充足,牙刷、毛巾都备着,连我和霍衣架的刮胡刀都带来了,还有剪头发的剪刀和剪指甲的指甲刀,不然在山里呆上一两个月就得成野人了。这些都是小东西,也不占地方。

  说起来,在山里唯一觉得不方便的就是大便无纸,只能用干草和树皮,因为背包的空间有限,不可能带太多草纸的,只带了少量的纸巾,平时擦嘴擦汗都用毛巾,倒是小七的卫生巾带得比较多。除了这点之外,其他的吃穿住行,我们都很习惯,特别是吃,山里有数不尽的山珍,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还有野菜、蘑菇,样样能吃,全都是美味。

  五岭山脉降水量丰富,水源很多,鱼自然也多,又好抓又好吃,我们备有铁锅,抓上几条肥鱼,跟鲜蘑菇一起炖汤,那味道叫鲜,小七更是百吃不厌。

  这回我们下水,刚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小七又囔囔着要喝鱼汤。我和霍衣架也馋,就开始分头行动,霍衣架往上游跑一点去捉鱼,我去烧火做准备工作,小七则在溪边帮我们洗衣服。

  我到林子边捡了些柴禾,把火烧起来,刚把锅架好,就听小七惊喜地指着溪流对面,大叫:“钱禹哥哥,看,那里有一群梅花鹿!”

  我闻言看去,看见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几个黑点,我凝目细看,依稀看出是鹿类,只是我视力没小七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梅花鹿。如果真的是梅花鹿也确实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因为梅花鹿在中国是高度濒危动物,总数量连一千只都不到,五岭山脉里也不多,难得一见,我们之前也只碰见一次。

  “梅花鹿?”霍衣架叉着两条肥鱼,从上游下来,似乎很激动,把还没死透的鱼往锅里一扔,拉着我的手,叫道走走走。

  我纳闷地道:“又不是悬鹿,你这么激动干嘛?”

  “虽然不是悬鹿,但如果要靠近悬鹿可少不了梅花鹿的帮忙,不然悬鹿就算是现身,我们也抓不到它。”

  “啊?”我倒是知道,凡是鹿类,性情都非常机警,胆子很小,容易受惊,加上行动敏捷,人只要稍微靠近,它就跑得没影了,悬鹿做为灵兽,肯定更加难靠近,只是梅花鹿能帮什么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