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无奈地道:“呃……还是用反刍后的食物吧,这样比较好接受一点。”

  霍衣架突然叹了口气,说道:“打猎本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逮灵兽的话就更麻烦了。”他感慨了一下,旋即把手里的袋子和吹针分给我们,说道:“等下我们过去,趁它们反刍的时候用针往脖子上轻轻一刺就好了,这针淬的是只僵不倒果的毒,不会有事,等它们中招,将嘴里的食物装进袋子就行了。”

  “明白。”我和小七齐声应道,在山里,打猎方面的事我们一向听霍衣架的指挥,没办法,这方面他更懂。

  “等等,我看看风向,要处在上风处,我们就绕一下吧,虽说披着麂皮,但最好还是不要让它们闻着味道。”说着,霍衣架在火堆旁抓了一把草灰,然后松手撒下。

  他忌讳的这点我倒是清楚,一般来讲,要接近嗅觉灵敏的动物,最好看看风向,如果我们是处在动物的上边,那么风就会把我们身上的气味吹到下面去,极有可能就被发现了。风较大的时候,自然能够感觉到风是往哪边吹的,但风小的时候则要用其他办法了,很简单,像霍衣架那样,抓一把灰,看它往那边吹落就知道风向了。

  霍衣架抓的这把草灰是往我们这边飘落的,说明我们是处在这群梅花鹿的下风处。

  霍衣架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道:“走!”

  虽说以前在山里呆过不短的时间,但从来没这么搞过,向来都是直接放倒的,因此这次行动让我感到新奇和兴奋。我们快速前行,一直到山坡前,靠近梅花鹿群的时候才放慢了速度。

  霍衣架小声叮嘱道:“要分开行动了,小心点,它们要受了惊一下就跑没了影的,随机应变吧!最好是找落单的和雌的,正在进食的别找,找在休息的。”

  我和小七点头,虽然没怎么和梅花鹿接触过,但碰到的赤麂还是不少的,那玩意,一被惊到,就会没命狂跑,那速度叫快,跳两下就不见了,而且它们多栖息在山地,到处都是长有倒刺的灌木,想追都难。不过,掌握了方法是很好捕猎的,它们一般在晚上出没,碰见的时候用手电筒一照,就会呆住不动了,这时一枪过去就可以直接放倒。

  只是我们不用猎枪,用的是自制的吹箭,会在吹针上淬上麻药,一中就倒。当然,对付豹子、野猪这种较大的动物吹箭是没多少用处的,我们会直接用蛊对付。

  说起来,我们虽然是蛊师,但不会动不动用蛊驱虫,特别是带攻击性的,用得就更少了,除非是迫不得已。要碰上豹子或者野猪王这样凶猛的大型野兽,我们也是能避则避,尽量避免跟他们起冲突的,因此在山里用的最多还是淬了麻药的吹箭。

  而且会根据动物的大小,用不同的麻药,像鹿、麂这样的中型动物,会用比较猛一点的麻药,对付野鸡、野兔这类的小型动物就用霍衣架刚才说的只僵不倒果毒淬成的吹针,因为太猛会将动物直接毒死。

  只僵不倒果是一种草本植物,结成的果与枇杷类似,吃了后会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但意识会很清醒,像被鬼压床一样,因此又叫冤魂草。

  接近梅花鹿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它们胃里的食物,并不是为了猎杀,也就没用药性猛的麻药,因为中了这种麻药之后,五个小时之内梅花鹿无法恢复活动能力,碰上天敌估计得群灭,这可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

  “你们先看我怎么做。”霍衣架率先行动,挑中一头无角的母鹿走了去。如果以麂皮为原料,用针线缝好,做成衣服穿着基本上是可以以假乱真,可小七虽然会点针线活,但是不高明,如果衣服开裂了,缝一缝补一补是没问题的,这种事在山里也是常有,但是如果要她缝一件衣服却没这个本事。

  所以我们只能将麂皮直接罩在身上,用手扯住,因为整张皮连着头,勾着腰的话,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当然了,如果对方是人,还是很容易看得出是伪装的,至于梅花鹿能不能分辨得出来,我心里也没底。

  霍衣架挑中的这只母鹿是离我们最近的一只,才十来米距离,它的体毛为棕黄色,浑身遍布白色的斑点,宛如梅花,非常可爱,它背向着我们这边,正卧在草地上歇息。

  随着霍衣架的慢慢靠近,那头梅花鹿已经发现他了,扭过头,死死盯着正蹑手蹑脚接近它的霍衣架,似乎有些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