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霍衣架的头低得更下了,嘴一撮,学着鹿鸣,呦呦呦地轻声叫了起来。那头梅花鹿听着鹿鸣,耸动着黑湿的鼻子,似乎没闻到什么异味,也就慢慢放松了起来,将头扭转回去。任由霍衣架靠近。

  见状,我和小七都松了口气,如果瞒不过这头鹿,一叫起来,估计整群梅花鹿都得跑了。

  霍衣架来到那头梅花鹿的身边,等了一会儿,似乎是发现梅花鹿反刍了,就偷偷从口袋里摸出淬了只僵不倒果毒的吹针,非常迅速地朝梅花鹿的颈部一刺,又过了十来秒钟,麻药开始发作了,霍衣架摸出一个袋子套在梅花鹿的嘴上,轻轻地怕它的脖子,过了一会儿,他收起口袋,对我和小七比一下OK的手势,然后开始朝下一个目标进发。

  我们一看,都觉得挺简单的,只是我们不会学鹿叫。不过,霍衣架没有特意说明,估计应该没事。我和小七对视一眼,决定开始行动。

  我们按照霍衣架说的标准,在鹿群中寻找目标。这群鹿数量应该算多的,我大概数了数,差不多有二十多头,除了一头顶着八叉大角的公鹿之外,其他的都是母鹿和幼鹿。因为公鹿一般只有交配的时候才会归群的,这里面唯一公鹿我猜测应该是这群鹿的头鹿。

  我和小七各挑中了一头正折腿卧着的母鹿,然后学着霍衣架之前走路的样子,猫着腰,开始慢慢接近各自的目标。



  我挑中的是一头体型较大的母鹿,但却丝毫不显得肥硕,肌腱饱满,头细颈长,给人优雅的感觉,非常惹眼,之前观望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这头鹿,我想应该这只母鹿应该是头鹿的配偶。

  我渐渐走近,它有所发现,转过头来看我。我心跳开始加速,低着头,让罩在头顶麂头对着它,然后用余光观察它的反应,一点一点靠近。它没其他的反应,只是看着我,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闻到了一股怪味,淡淡的青草香中夹杂着一股腥味,说不上是香还是臭,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忍着。

  这时,我已经到它身边了,彼此相隔才几厘米,它依旧看着我,它的双眼很清澈,一副不解的样子,显得非常懵懂。我定了定神,勾着身子将自己全部藏进麂皮里,然后在梅花鹿身旁趴下,继续用余光观察。

  梅花鹿见我没什么动作,看了几秒之后,就转过头去了。我松了口气,将头往上抬一点,然后一动不动地盯着它,等了一阵,忽然听到呕地一声,这声音非常小,不是细听根本听不到,估计是反刍了。

  果然,这声音一响,就见它嘴里多了一些青色的东西。它开始慢慢嚼动起来,我在一边看着,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吞进胃里的东西再吐出来嚼一遍,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把吐出来的东西再吃进去一样,想想就觉得恶心。

  我强忍着难受,把霍衣架之前给我的吹针掏了出来,然后调整姿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这头梅花鹿的脖子上猛地扎了一下。

  这吹针很细,它周身淬的毒除了只僵不倒果的毒,还混有蚊毒,能够麻痹神经,在刺得快的情况下,是不会让对方感到疼痛的,所以这头梅花鹿被扎了一下,没有任何异样。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它的嘴不动了,我伸手摸了一下它的身体,已经是浑身僵硬,只僵不倒果的毒开始发作了。我看了下周围,见其他的鹿有的在歇息,有的在追逐嬉戏,有的在低头觅食,没有谁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就将备好的袋子拿出来,按照霍衣架之前的样子套在这头梅花鹿的嘴上,然后将它的头微微摁下一些,再拍它的颈脖。

  马上,我就感觉提着袋子的手一沉,我轻轻呼了口气,大功告成!我将袋子收起来,看了看眼前这头鹿一眼,它依旧一动不动,不过眼眸里却满是惊恐。我叹了口气,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时,我心里一动,感应到流氓蝉在呼唤我,似乎很急切,我怕是什么急事,只好先静下心来,用意识跟它沟通。


  (晚上还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