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怎么了大王?”我不想因为称呼的事跟它浪费时间,索性就随它的意。

  “你觉不觉得这头母鹿很与众不同啊?比其他的母鹿漂亮多了。”

  “是啊,那又怎么了?”我心下纳闷。

  “你喜欢吗?”

  “喜欢啊,很可爱。”我答了这一句,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有事说事,没看我现在在忙么?”

  “咳,难道你就不觉得热吗?”

  “热?这不正常吗?”我们说的热当然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是因为听蝉蛊,自从那天被小七挑逗了之后,听蝉蛊的蛊毒已经完全发作了,一旦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弄得我苦不堪言,不过这跟这母鹿漂亮不漂亮有什么关系?我心里转过一些念头,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由骇然,惊道:“你这家伙,你要我跟它?”

  “难道不可以吗?”

  我大怒,说道:“当然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它长得这么漂亮吗?而且你也喜欢啊!”

  “靠,它是鹿,我是人!知道吗?”

  “我知道啊,可是体型差距不悬殊啊!”

  “滚蛋!”我无语,懒得跟他解释,便要切断跟它的联系。

  “喂,别挂啊!”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挂了电话,哦,不,切断了跟它的联系。

  我回过神来,正准备继续寻找目标,却忽然听到一阵蹄声,抬头一看,却见那头公鹿正在往这边奔来,速度很快,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到了眼前。这头公鹿停在这头母鹿旁边,用舌头去舔母鹿颀长的颈脖。

  我心知不妙,这头母鹿不能动的情况估计会被头鹿发现。果然,这头公鹿舔了一会儿,将头贴到母鹿的脸旁,厮磨亲热,可却没收到一丝回应,也觉得不对劲了,便用头顶的八叉大角轻轻顶了顶母鹿。母鹿浑身僵硬,被这一顶,砰地一下,应声而倒。

  我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估摸着这事要泡汤了,正懊恼间,事情却没有向我想象中的那样发展,我以为这头公鹿发现异状会鸣叫起来,继而惊动整个鹿群,然后它们受惊而逃。

  令我没想到的是,母鹿倒地后,公鹿并没有丝毫反应,没有叫,也没有动,我趴在地上,暗自纳罕,不知道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也不敢有所行动,怕将它吓跑了,只能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一阵沉闷的低吼,然后又听到噗地一声,我抬眼一看,不由愣住了,这头公鹿居然用它头顶尖锐的大角刺穿了母鹿柔软的腹部,它这时又一甩头,如刀子一般的大角也跟着动,就听撕拉一声,母鹿的整个腹部就被剖开了,洒下满地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