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惊呆了,不知道一向胆怯、懦弱的梅花鹿怎么一下就变得这么血腥、残忍。正愣神间,公鹿突然走到我跟前,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我,杀气腾腾。

  我想到母鹿被开膛破肚的情形,不由大惊失色,这公鹿不会是把我也杀死吧?果然,它忽地一低头,就朝我顶来,它这鹿角锋利无比,被刺一下,身上肯定会立马多一个窟窿,我哪敢被它顶到,急急往旁边一滚,避开这一击,身上的麂皮也因此而脱落了,我管不了这么多,赶紧爬起身来,准备跑路。

  谁知这头公鹿一见我,双眼圆瞪,居然发出惊恐的鹿鸣声,然后转身就逃,速度之快,令人乍舌,几个跳跃间,就不见了踪影,活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哪里有刚才暴戾的样子。其他能行动的梅花鹿听见声音也撒丫子跑没了影,看得我目瞪口呆。

  我忍不住摸了摸脸,我就这么可怕?

  “靠,这怎么回事?”霍衣架赶过来。

  “突然跳起来就跑了,吓我一跳。”小七走过来,拍着胸口,似乎心有余悸的样子。现在整个山坡上除了我们三个人,就剩下那几只不能动弹的梅花鹿了。

  “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你们看这头鹿……”我指着不远处那头被开膛剖腹的梅花鹿,将我刚才看见的情况说了一遍。听得小七愤慨不已,扬言要抓住那头杀妻的公鹿。
  霍衣架听了,想了想,突然脸色一变,惊骂道:“操,这是食祭,这群梅花鹿请了保镖。走,走走,快走!”

  “食祭?不是吧?”我被这两个字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左右张望起来。

  自然界里有太多太多未解之谜了,很多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就说自杀这类吧,有集体跳海自杀的,有跳崖自杀的,有踏虹自杀的,霍衣架也曾经跟我讲他听来的一些罕见和不解的自然现象。其中就有关于食祭的,只是一直当作故事来听,倒是没想到会亲眼看到,甚至是说亲身经历,所以一时也没想到。

  食祭只发生在群居的食草动物身上,是指某食草动物群的领头者杀死群中伙伴的一种行为。比如野牛群,在某个时刻,头牛会选择在牛群中挑选出一只最年轻力壮的公牛或者又美丽又富有活力的母牛,或者公母各一只,数量不等,然后杀死丢弃不管。

  这种毫无目的和道理的行为一度让人费解,因为动物不像人类这么复杂,它们基本不会做出无意义的行为。因此这种举动绝对是有意义的,至于到底有什么意义,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祭祀行为,因为古人也有过杀人祭祀的行为,这个说法得到广大的认可,可祭祀的对象是谁?却没有人能说明白。

  不过,这种现象很少出现,被认为是个例,所以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也去考察过,所以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极少人知道,而霍衣架恰恰就是其中的知情人。

  霍衣架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小时候他爷爷带他去访友的时候,听他爷爷的那位老友说起的。

  他爷爷的那位朋友也是一个猎人,他打猎的时候碰到一件怪事。说是一次,他和他的几位同伴围猎一群羚羊的时候,羊群被逼到绝路,头羊忽然咩咩地叫了起来,据还存活的猎人回忆,那种叫声很奇特,似乎在呼唤什么,他们很奇怪,动物的叫声是比较单调的,也就那么几种,主要以求偶、示威目的,他们终生打猎,对羚羊熟悉得很,羚羊的几种叫声他们一清二楚,可这次的叫声他们却从来不曾听过。

  正诧异的时间,忽然从旁边的草丛蹿出一头狼,非常的突然,离狼最近的猎人一口就被咬断了喉管,接着,又跃出几头狼,周身都有残缺,或是瞎了一只眼的,或是跛了一只脚的,它们跳出来,就对猎人们发起攻击,猎人们哪里能料到会被狼袭击,毫无防备之下,死了一半,好在这些狼虽然凶猛,但却后继无力,最后猎人们拼得一身挂彩,终于将它们打死,而羚羊群早就趁乱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