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猎人们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同时对那几只狼偷袭他们的举动感到不解,回村子去老一辈的猎人那里一打听,才知道这几只狼是羚羊群的供奉,由羚羊群饲养,遇到危险时,狼便出来保护羚羊群的安全,类似于保镖。不过,普通的狼是不会去做这种事的,只有老了的狼、残疾的狼,在捕食感到吃力的情况下才会跟羚羊群、鹿群这类群居食草动物达成这种协议,或者说被羊群或者鹿群收留,当然了,也不仅仅是狼会这样做,其他的肉食动物也会在无力捕食的情况下干这种事,像鬣狗、蟒等。

  而那种类似于祭祀的行为就是为了饲养或者犒劳它们所请的“保镖”,因此这种行为被叫做食祭。

  这个时候听到食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群梅花鹿是有供奉的,要引出几只凶猛的动物来可得不偿失,所以我和霍衣架才这么紧张。我们不敢逗留,赶紧往回撤。

  霍衣架骂骂咧咧地道:“赶紧回去把解药拿来,把这几只母鹿打发走。”

  小七也知道这事,她惊讶地道:“我们遇到食祭了?”

  “我想应该是。”我苦笑道,像碰上这种难得一遇的事,说不上是幸运还是倒霉。

  小七道:“不过,也不用那么紧张啊,我们又没伤害那些梅花鹿,它们养的供奉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吧?真想知道梅花鹿养了什么动物来保护它们呢!我们……”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沉闷的吼叫打断了。

  吼声如雷,听得我们都一震,不知道是什么凶猛的野兽。

  (晚上还有,大家猜猜梅花鹿请什么动物做保镖啊)


  第072章 梅花鹿的护法


  吼叫声刚落,平地忽地刮起一股打旋的羊角风,这股乱流卷着草屑朝我们拍打来,腥味扑面,我们被迷得都睁不开眼,不由骇然,云从龙,虎从风,声势这么大难不成是只老虎?可听声音又不像虎啸。

  愣神间,突然听到撕拉的裂帛声,霍衣架大喊小心,它过来了。

  我大惊,感情这电光石火之间霍衣架已经跟对方交上手了,我赶紧把手里的袋子扔在一边,从靴子里摸出一把短刀,只是这飞沙走石的,动静太大,视觉和听觉都受到了干扰,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只能凝神戒备,敌暗我明,实在让人头疼。

  叮——叮——

  小七也摸出了她的瑶铃,摇动起来,声音脆亮悠扬。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听不到那头猛兽的动静了。

  “小禹!”霍衣架一声疾呼。

  我心中一凛,顿时知道不妙,我不知道对方要攻击我哪里,只能用笨法子,脚步错开,转移重心,然后仰面后跌。我刚倒地,就感觉一个东西往我身上压来,我下意识就蹬腿往上踹,结果踢了个空,那东西倏忽之间又消失了。

  我暗道厉害,刚才要不是我跌倒在地,它这一下应该就直接扑我身上了,它扑空之后,力道用老,本该坠落下来,压在我身上,可我的蹬腿上去却踢空,说明它不仅止住了下坠之势,还在半空之中突然跃开了。

  那股旋风慢慢散去了,我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忽然从前方又飘来一阵黑雾,雾气所过之处,地上的草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都蔫了。

  毒雾!好强的毒性!好在风向是往下吹的,这股雾气逆风而上,速度并不快,我打了挺从地上爬起来,跟霍衣架和小七就准备躲开。

  这时候,突然从我们背后刮起一股山风,风力颇强,居然吹着这股毒雾倒卷而去,去势极快,依稀看到这股毒雾笼住了一道黑影,似乎是那头猛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一时间呆住了,没来得及跑,愣神间就被倒卷过来的毒雾给罩住了。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这算是自作孽么?在我们以为这件事将要以这场闹剧收场的时候,场中又起了变化,这股黑雾不知道怎么,又变得稀薄了起来,好像在慢慢消散。

  随着雾气渐渐变淡,我们这时也看清了偷袭我们的猛兽,这是一只纯黑色的动物,似豹非豹,似猫非猫,体型介于豹和猫之前,四肢强健,尾巴又粗又长,拖在地上,像一杆枪。它此时正张着嘴,将那股毒雾吸进嘴里。

  难怪眼瞅着黑雾飘来,它也不躲不避,感情这股毒雾是它喷出来的,而且还能再吸回去。我们都吃了一惊,能吞吐毒雾的猛兽可不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