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是什么东西?”我小声询问着霍衣架。

  “摸不准啊,这样一身皮毛,是豹子的话就是乌云豹,是猫的话就是玄猫,总之看体型应该是猫科猛兽,可是怎么会吐毒。”霍衣架也没认出这只猛兽的来历,瞪着眼睛,有些惊疑不定。

  霍衣架的手里扯着麂皮,我看了一眼,中间有几道很长的口子,应该是之前这只猛兽袭击他的时候,他用麂皮挡了一下,难怪之前听到裂帛声。

  好锋利的爪子!我忍不住去看那头猛兽,这时它已经将毒雾全部吞回肚子里去了,我看了下它的肚皮,似乎跟之前没什么变化,那么一大股雾进了它体内也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它没有进一步攻击我们,也没有再喷毒雾,可能是绝招用尽了,都没能伤到我们,让它大为警惕,它此时躬着身子,低首按爪,目露凶光地盯着我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猛兽,但光看这架势就知道不好惹。

  我们摸不清它的底细,也不敢乱动。这头猛兽在我们身前三米左右的位置上,走来走去,但眼睛总是盯着这边,时不时冲着我们低声咆哮,它张嘴的时候,露出又长又尖的犬齿,满眼凶光,气势确实是惊人。

  小七先是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气这头猛兽拆了她的台,憋着气像只猴子一样冲着它一阵呲牙。

  这头猛兽立马还以颜色,咧嘴吼叫起来,双眼凶光四射。它的叫声不像猫狗那样,一声一声地,有明显的间断,而是像闷雷,声音低沉中间无停顿,轰轰隆隆的,能持续好几秒。不过,它被这样挑衅,也只是咆哮几声,没有攻击我们的打算,不知道是顾忌什么,还是另有算计。

  “喂,哥,你确定它是梅花鹿的供奉?”小七突然问道。

  小七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头猛兽有一点残缺,五官、四肢都完好,看其精气神也正处在饱满的状态,没有丝毫老态和病态,捕食不可能会感到吃力,怎么会沦落到当梅花鹿的保镖?

  霍衣架也纳罕,不解地道:“是不像,可是明明就是食祭没错啊!当然食祭的对象不是它,而是其他猛兽?”说到这,他像是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叫道:“不好!妈的,它可能是在等同伴!”话音刚落,忽然又听到身后传来几声像犬吠又似狼嚎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