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循声望去,却见背后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三头野兽,长得像狼又像狗,一身赤棕色体毛,体型跟我们身前的那只像豹子的猛兽比,要显得瘦小得多,四肢较短,尾巴粗而蓬松,也不长,看起来没什么气势。

  “祭兽——豺!”霍衣架脸色非常凝重。

  听到豺这个字眼,我忍不住吃了一惊,豺看起来虽然貌不惊人,但是却大名鼎鼎,豺狼虎豹这四种猛兽没几个人不知道的,性情凶猛且凶残,残暴而贪婪,有一手袭肛门掏肠子的绝活,和狼一样,是群居动物,擅长围猎,就算是老虎被面对豺群也得绕道,十分可怕。

  这三只豺发出嚎叫后,各自散开,呈品字型向我们逼进,而我们前面还有一只来历不明的豹子,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居然全被堵住,而且看它们的样子,极有默契,似乎不是第一次合作。

  “呸,真他妈邪门,豹子跟豺混一块了,还集体转性做了梅花鹿的护法!”霍衣架骂骂咧咧的。

  一头猛兽除非是厉害到离谱的境界,否则我们也不惧,因为我们三个人都各有所持,可现在多了三只豺,就有些麻烦了。

  而且这三只豺也都非常健全,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算再愚笨,也明白这恐怕不是我们所认知的食祭。

  我们腹背受敌,便背靠背挤在一起,各自进入备战的状态。霍衣架也从靴子里摸出他爷爷传给他的兵器,这把武器是他爷爷在打猎的时候看见霓桥出现,摸过去之后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的一柄用青铜打造的奇特的兵刃,这把武器刀不像刀,剑不像剑,倒是像现在的三棱军刺,而且周身没有一点铜锈,光洁无比,跟新的一样,并且非常锐利,刺进石头居然豪不费力。

  老爷子拿回去后便托人打听,在知道它的来历之前,他是一直用来做近身搏斗的武器的,这把兵器虽然功能单一,只能刺,不能砍、锯、劈,可绝对是一把利器,像现在的三棱军刺一样,刃身有血槽,不但能放血,只要被刺到,空气就会通过血槽迅速进入,会在体内形成大量泡沫,阻塞住血管,一旦被齐炳刺入,分分钟就要毙命,非常犀利。
  老爷子用了很久,最后在一个历史老师那里知道这东西叫锜,古书上有记载:錡,兵器也,齐刃如凿。最早的记载出现在《诗经》里面,是很古老的作战武器,这把锜由青铜打造,而且历久弥新,这种境界的青铜冶炼技术只有春秋战国时期才有。

  在得知这把武器是个价值不菲的古董之后,老爷子便没再用过它,拿它当了传家宝,后来就落到霍衣架手里了。霍衣架倒是不稀罕它是什么古董,武器嘛,肯定是拿来用的,进山的时候他就会捎上,只是也没用上几次,这次被小七带来了,现在正好用来近身搏斗。我没这样的好爷爷,只能用普通的靴刀了。


  我握着短刃,看着这四只猛兽,有些头疼,这只豹子一样的猛兽会吐毒雾,它现在处在下风口,如果它趁着那三只豺攻击我们的时候跑到上风处借着风势喷毒雾的话,那我们可就惨了。我们虽然不惧虫毒,普通的百草毒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可就算这雾毒不倒我们,也会对我们的视线造成很大的干扰。

  唯一破局的方法就在小七身上了,她此时正拼命摇着手里的瑶铃。

  我想了想,对霍衣架道:“你盯着这只豹子啊,别让它跑到我们上面去了,你尽量别用体蛊,身体吃不消。关键的时候我会催动流氓蝉用音攻的。剩下的就只能等小七了。”

  我们正说着话,那只豹子一样的猛兽突然动了,平地跃起,一个纵身就到了我们身前,它四爪齐伸,目标是正在摇铃的小七,又快又突然,我和小七都没反应过来。

  霍衣架却是知道猫科猛兽最喜欢突袭,所以一直盯着,他见小七不躲,情急之下,一把将小七推开,握着锜的右手向前一送,刺向扑过来的这头猛兽,眼看就要刺中,这只猛兽尾巴忽然倒竖起来,像一根鞭子一样啪地一声甩中霍衣架的右手。

  霍衣架吃痛之下差点连手里的武器都握不住了,哪里还能刺中目标。

  另一边,三只豺也行动起来,它们跟我们的距离要更远一下,大概有十米,可这点距离对于以灵活性著称的豺来讲根本算不了什么,它们极擅跳跃,一个助跑,能跃出五六米远。

  豺嚎叫起来,从三个方向一齐进攻,它们快跑几米,一个大跳,便近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