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其中两只豺一左一右,扑向小七,左边那只一个原地起跳,去攻小七的上半身,右边那只却贴着地面直往前蹿,去咬小七的腿。

  而这边,那只豹子似的猛兽已经顺势将霍衣架扑倒,两只前爪按住霍衣架的双肩后,低头去咬他的喉管。

  两边都岌岌可危,剩下的那只豺死死盯着我,似乎只要我稍有动静,它就要扑过来,恐怕我哪边都救不到。

  果然,我挥刀想去帮小七,刚一动,那只豺就猛地蹿上来,张嘴来咬我的手臂。豺的咬力高达两百五十多千克,是人的六点几倍,要被它咬到,我这只手臂铁定得废了。我来不及多想,一缩手,另一只握刀的手往前一挥,可那只豺却一折身,又跳了回去,根本不和我缠斗,它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牵制我。

  霍衣架和小七要等我去救的话,被这一耽搁,黄花菜都凉了,肯定是来不及的。还好他们各有手段,小七之前就有准备,右手抓了一把犬砂,见两只豺攻过来,当头撒去。

  犬砂其实是一种虫子,不过沙砾大小,喜欢蜷着身子,看起来也跟沙砾差不多,能分泌一种生物碱的毒,被它咬到,会像是被火炙了一样,火烧火燎的,让人疼痛难忍,而且会持续好几天。这种虫胆小怕生,除了养它们的小七,就连我和霍衣架都碰不得,一挨上就会被它下意识咬住,死都不松口,是不错的防身利器,最适合这种时候用了。

  只是,不知道是这两只豺精明,还是压根就是佯攻,在小七撒出犬砂的那一刻,它们居然折身往回撤,不过,它们虽然逃得快,可还是一些犬砂打中,有一些跌落下来,有一些却附在它们身上,受惊之下立马下嘴。

  两只豺惨嚎一声,落地后狂抖身子。小七用犬砂解了围,霍衣架那边,因为双肩被按住,动弹不得,他呀地一下,发了一声喊,似乎用上了臂蛊,双手一挣一掀,居然把压在他身上的猛兽扔出好几米远。

  那只猛兽虽然被霍衣架的突然发力打了个措手不及,可却没什么受什么影响,在半空中一摆尾巴,身子便调整好,稳稳当当地落在地面上,冲着霍衣架咆哮。

  “这狗东西交给我!”霍衣架被激怒了,选择主动出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锜,大步冲了过去,他背后有我和小七,倒是走得潇洒,我们可不敢将背部卖给豺,只得留在原地。

  被犬砂打中的那两只豺不再抖身子,忍着痛凶狠地盯着我们。过了几秒钟,其中一只豺动了,蹬腿一跃,向我们扑来。小七一扬手,一把犬砂打出去,谁知这只豺在半空之中转了一个方向,向右一跃,避开了。紧接着又一只豺猛扑过来,小七只得又撒了一把犬砂出去,不料这只豺也是佯攻,虚晃一枪,变了个方向避过这一把犬砂。

  它们想消耗我们手里的犬砂!我心里一凛,好奸猾的豺啊!

  小七也看穿了它们的战术,这会儿又一只豺扑来,她只是扬手,作势欲扔,这只豺果然也像之前那样,到半途就调转方向,这时候另一只豺又扑将过来,小七只得故技重施,将它吓退。

  如此反复数次,它们仿佛乐此不彼,这会儿一只豺又扑过来,小七扬了扬手,可这只豺却不再避开,直跳过来。这玩意狡猾,我们早防着它这一招,所以也不慌张,小七果断出手,距离太近了,这一把犬砂扔下去,就跟天女散花一样,打击面太广了,这只豺想躲也躲不开了,迎头受了这一下,吃疼之下,在空中就坠落了下来,我大喜,正想趁机补一刀结果它,另一只豺却猛蹿上来,张嘴要咬我的脚踝,我抬脚就踢,倒是将它踹出半米远,可那只受了伤的豺却趁机逃开了,恨得我牙痒痒。

  “还有一只豺去我哥那里了!”小七忽然说道。

  “什么?”我大惊,扭头一看,果然见一只豺不知道什么时候绕了过去,此时正和那只豹子一前一后夹攻霍衣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