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因为野猪肚是《本草纲目》里记载的一味中药,这事又是趣闻,所以我听人说过,药性最好的野猪肚就是故事中胃里长葡萄的野猪肚,那个猪胃里的疔又叫胃葡萄,据说能够避百毒,扶正固本,健胃补虚,珍贵程度跟传说中的千年野山参、百岁肉灵芝有得一比。

  难道这头豹子也是胃里长葡萄,能够百毒不侵?这不可能,胃里长葡萄的下场就跟得了胃萎缩一样,没办法,动物体内的宝大部分都是这样,像牛黄狗宝,都是生了病才能长出来的,有损必有得,有得必有损,这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

  因此我非常好奇眼前这只猛兽是凭什么敢去吃毒蜂。

  “动物从来都是以生存为最高目的,正常情况下不可能自杀的啊!要么是我们遇到了特殊情况它是在寻死,要么是它真的能吃下毒蜂并且能不死。不管怎么样都是少见的事啊!”霍衣架失神喃喃道:“遇见梅花鹿就是比较幸运的了,还是养了保镖的梅花鹿的,这更就难得了,而且保镖还是四只这样的猛兽,这概率就更低更低了,现在还要再加上一桩吗?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它好像真的没事,在不停地吃。”小七吃惊地道,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情况,以前遇到麻烦的时候,只要祭出蜂群这个大杀器,都是无往不利。

  我想了想,说道:“我们先回去,要么拿上东西走人,要么去把道具备好准备收拾这东西。”

  “不走啊,一定要把它留下!”霍衣架急道,相比灵芝木、踏燕驹这些他知道来历的东西,这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豹子对他吸引力更大。

  “那也得先回去把道具拿上!”

  霍衣架叫道:“等等,反刍的食物啊,得带走!”这玩意在刚才搏斗的时候就扔了,有两个袋子掉地上的时候袋口倒敞,里面的东西弄得满地都是,我们只好捡起唯一一个完好的袋子,准备往回赶。

  可刚迈开步子,就听身后一声闷吼,一道黑影猛地从黑雾里蹿出来。

  霍衣架眼睛都直了,失声喊道:“真出来了!”

  我们相顾失色,虽然之前做过这样的设想,可真看到它吃下毒蜂后无恙地突破蜂群,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东西跳出来之后,居然打了一个很响的饱嗝,然后回望了一眼。

  我们顺着它的目光往那边看去,发现那里正是梅花鹿群刚休息的地方,而之前那几只中了毒不能动弹的梅花鹿居然不见了,包括那只被头鹿剖腹的鹿,也消失了,只剩下一滩血迹。

  我们愣神后,不由骇然,这前前后后说起来好像很长,可事实上从这只豹子出现到现在,也不过几分钟,只僵不倒果的毒起码能维持十五分钟,这还是保守估计,那那几头梅花鹿怎么会不见了?特别是那头死了的梅花鹿。

  难道这群梅花鹿的护法不止这只豹子和三只豺?还有其他的动物甚至是人?想到这里,我们心里直冒凉气,就这四只猛兽就让我们疲于奔命了,还有帮手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