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警惕地扫视着周围,可一时半会哪里能有什么发现。这时,我们眼前这头豹子忽然示威般地冲我们低吼了一声,然后一转身,兔起鹘落,几个大跃,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我们愣在原地,面面相觑,直到一阵山风吹来,扑面而来的凉意让我们回过神来,抬眼一看,才发现太阳快落山了,气温也有所下降。

  霍衣架如梦初醒,啊呀一声,懊悔地叫道:“跑了!”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揉了揉脑袋,觉得有些头大,事事都出人意料。

  那只豹子吐的毒雾在山风的吹拂下,慢慢消散,地面上密密麻麻,一层又一层,落满了毒蜂。(想象下开辆卡车碾过去的情形吧,咔嚓咔嚓,)

  “嗡嗡!”小七唤了一声,跑了过去,我们跟在后头也赶上去。

  靠近之后,那里的情形就看得更加清晰了,数不尽的毒蜂,铺了一地,其中大部分都被毒死了,有小部分还留着一口气,努力振着翅想要飞起,却怎么也飞不起来。忽然有一只不起眼的蜜蜂嗡嗡嗡地从蜂堆里飞了出来,落在小七的肩头,这家伙是小七的本命蛊嗡嗡,这么多毒蜂,也只有它安然无恙。

  “好猛的毒。”霍衣架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估计这东西应该是刚掌握吐毒这项本领没多久,不然绝对不会在下风处吐毒,很明显是没经验。”

  “要有经验的话,我们就要吃大亏了。”我有些后怕,又忍不住问道:“这只豹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还真的能吃下这么多毒蜂。这食祭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猛兽去做保镖?”

  霍衣架纳闷地道:“我也正疑惑呢!这事真他妈怪了,搞得我脑子都乱了,我得好好想想。”

  我点了点头,也觉得这事得先自己好好捋一捋。





  小七肩膀上的嗡嗡飞起来,在我们头顶打圈直转悠,似乎在表达什么。
  小七的脸色很难看,有些恼火道:“那三只豺都追丢了,有两只豺跳进水里借水遁逃走了,还有一只豺钻进一片林子里,惊动了一群食蜂鸟,结果蜂宝们被吃掉了大半。”
  我听了不由一叹:“好狡猾的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