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警惕地扫视着周围,可一时半会哪里能有什么发现。这时,我们眼前这头豹子忽然示威般地冲我们低吼了一声,然后一转身,兔起鹘落,几个大跃,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我们愣在原地,面面相觑,直到一阵山风吹来,扑面而来的凉意让我们回过神来,抬眼一看,才发现太阳快落山了,气温也有所下降。

  霍衣架如梦初醒,啊呀一声,懊悔地叫道:“跑了!”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揉了揉脑袋,觉得有些头大,事事都出人意料。

  那只豹子吐的毒雾在山风的吹拂下,慢慢消散,地面上密密麻麻,一层又一层,落满了毒蜂。(想象下开辆卡车碾过去的情形吧,咔嚓咔嚓,)

  “嗡嗡!”小七唤了一声,跑了过去,我们跟在后头也赶上去。

  靠近之后,那里的情形就看得更加清晰了,数不尽的毒蜂,铺了一地,其中大部分都被毒死了,有小部分还留着一口气,努力振着翅想要飞起,却怎么也飞不起来。忽然有一只不起眼的蜜蜂嗡嗡嗡地从蜂堆里飞了出来,落在小七的肩头,这家伙是小七的本命蛊嗡嗡,这么多毒蜂,也只有它安然无恙。

  “好猛的毒。”霍衣架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估计这东西应该是刚掌握吐毒这项本领没多久,不然绝对不会在下风处吐毒,很明显是没经验。”

  “要有经验的话,我们就要吃大亏了。”我有些后怕,又忍不住问道:“这只豹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还真的能吃下这么多毒蜂。这食祭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猛兽去做保镖?”

  霍衣架纳闷地道:“我也正疑惑呢!这事真他妈怪了,搞得我脑子都乱了,我得好好想想。”

  我点了点头,也觉得这事得先自己好好捋一捋。





  小七肩膀上的嗡嗡飞起来,在我们头顶打圈直转悠,似乎在表达什么。
  小七的脸色很难看,有些恼火道:“那三只豺都追丢了,有两只豺跳进水里借水遁逃走了,还有一只豺钻进一片林子里,惊动了一群食蜂鸟,结果蜂宝们被吃掉了大半。”
  我听了不由一叹:“好狡猾的豺。”

  霍衣架道:“豺奔跑的速度不慢,而且耐力极强,它们要逃,蜂群也很难追上。”

  “我们这算是栽在一群梅花鹿手里了吗?”我苦笑几声,指着后脖对小七道:“你快帮我把犬砂给弄掉,疼死我了。”

  小七啊呀一声,说道:“差点忘了。”

  犬砂虫一旦合上了嘴,要它们张开可不容易,强行弄掉会导致它吐出更多的毒液。不过,这些犬砂是小七养的,她安抚了一下,就顺利地把我后颈部位几只犬砂虫弄下来了。

  “我帮你敷药,别动啦,还有手上的。”

  霍衣架见状关心地问道:“你们没事吧?伤得重吗?”我和小七身上都没有特别明显的重伤,但动物的攻击方式,不仅仅是撕、咬,还有掌击,老虎捕猎的时候,面对体型较小的猎物可以一掌拍碎它的颈椎,因此有些伤根本看不到。

  小七指了指我手臂上几道血淋淋的爪痕,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道:“我就这里疼。”

  我道:“没什么,就是被挠了几爪,待会敷上止血消炎的药就行了。你呢?被豺和那只豹子夹击,没受伤吧?”

  “没事,我被逼开了臂蛊,正想仗着力气快点将它们收拾了,结果它们吃亏了后跟我玩起了游击战。”霍衣架也颇为郁闷。

  “那几只动物是好难对付。”我说道。

  小七顿足道:“那是我没准备好,不然要它们好看。它们应该还会回来吧,我去准备准备,为蜂宝们出气!”

  霍衣架摇头道:“它们走了就不会再来了,肯定去追那群梅花鹿去了。”

  我猜测道:“它们应该是看我们放倒了几头梅花鹿,所以把我们当敌人,才来攻击我们的,现在估计是发现那几头梅花鹿没事,就主动撤了。这么说来,倒是个误会?”

  霍衣架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不过,它们之所以会撤走,很大一部分因为久攻不下,知道我们不好对付,想要猎杀我们,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再加上后来莫名其妙来了一群蜂帮我们,它们摸不清底细,是不会再冒险攻击我们的。这些畜生,都精明着呢,也很凶狠,如果换了几个没什么抵抗能力的普通人,它们就算是发现那几头梅花鹿没死,也不会就这么轻易走掉的,十有八九会将他们宰了。”

  “不过,我还是很怀疑,它们真的是那群梅花鹿的保镖么?”

  霍衣架凝眉,自言自语地道:“他娘的,难道真的是人为的吗?”

  “什么人为的?”

  “我是说食祭。怎么说呢!食祭其实到现在还是一个不解之谜。说穿了,它其实就是一种共生关系。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类,都是共生生物。食草动物对付不了强大的食肉动物,所以它们需要保护,而食肉动物,同样也有天敌,落单的狮子会被豺群、鬣狗群杀死,甚至会饿死,离了群的狼也是一样,会被更强大的食肉动物捕猎,或者竞争对手豺这类动物杀死。这两者都是靠群体围猎,一旦离群,它们捕猎将会变得困难,而且还要应对其他食肉动物的觊觎,有时候饿着肚子的狮子或者狼,甚至会被比它们弱小的食肉动物杀死,像狐狸,所以它们的生存空间将大大缩小,这样情况下,它们是可能跟食草动物合作的,食草动物供奉充足的食物给这些食肉动物,它们不需要花费精力、体力去捕猎,面对其他食肉动物的攻击,就会从容得多。”

  顿了顿,霍衣架又道:“只是因为一直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能够解释它们是如何达成这种协议的,因为要达成协议首先要进行交流,不同的物种,又怎么进行交流。其次,食草动物对食肉动物有着本能的畏惧,它们又是如何突破这种基因传承下来的桎梏,去平等地交流和彼此信任,所以绝大部分动物学家否认自然界有这种现象存在,认为这只是巧合。不过,近几年有人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

  说到这里,霍衣架卖起了关子,打住不说,看着我们。

  我和小七正听得心头痒痒,赶紧催促道:“什么说法?”

  怪我?是怪物吗?看了好半天才看懂。小白貌似没必要去凑字数吗?挠头,这文从一开始就说了,是悬疑探险文,以探险为主,何为探险,自然是探索和历险,用一个通俗的名字来命名这本书的话,可以叫——钱禹历险记,带大家去见识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异世界而已,关于里面出现的一些奇珍异兽和稀罕事件,自然是有真有假,大部分是合理的夸张,本书不是科普文,大家看小说图个高兴而已,所以如果有哪些地方有错,还请大家指出来,但也不必过于较真,小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