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吃惊不小,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特意驯养了这四种祭兽保护这群梅花鹿?”这好大的手笔。

  霍衣架耸了耸肩,说道:“我只是认为有这个可能,谁知道呢!但那只豹子十有八九就是貙,而且是一只貙猫!”他又向我们解释道:“貙以体毛来分,有花纹的叫貙虎,无花纹的叫貙猫,刚才那只体毛纯黑,是一只貙猫。”说到最后,他突然嘿嘿直笑起来。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笑什么?”

  “咳,没什么,就是感觉这趟来五岭来得值,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哈哈哈。”

  我没有霍衣架的兴奋,只觉得这次五岭之行,一点都不平静,意外、波折太多了,不知道后面还会遇到什么,我忧心忡忡,特别是横死地让我很忌惮,五岭山脉里的横死地可不止是白雾林一个地方。以前没进去过还没什么感觉,进了白雾林之后才知道横死地的名不是白叫的。

  千万别再让我们进横死地了!我暗暗祈祷。

  “哎呀,管它是出还是进,能不能先别说这些了?我都快饿死了。”小七忽然摸着肚子,幽幽地道。

  “呃……”被小七一说,我和霍衣架也有感觉了。我们之前就赶了一下午的路,刚刚又经历了一场高强度的打斗,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只是打斗的时候,注意力集中不觉得而已。

  “赶紧回去煮鱼汤!”小七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听到鱼汤这两个字,我们就更饿了。
  霍衣架扯开装着反刍食物的袋子看了一眼,说道:“机会难得,本来是打算是多收集一些,留着以后用的,不过,这些也足够我们用上几次了,回去弄点蜂毒进去浸上一夜,再晒上一天,要用的时候用火点着,用烟在身上薰上一薰就OK了!回去吧,虽然有些波折,但目的也达到了。”

  “什么?是晒干后烧着用的?那你骗我们说是要直接抹身上的?去死吧!”我说着,一脚就踢了过去。

  霍衣架得意大笑,侧身躲过这一脚后,拔腿就跑,我笑着追了上去。我们原路返回,因为饿得慌,争分夺秒,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回去,立马动手煮鱼汤。可回去一看,却傻了眼了,锅居然空了,霍衣架猎的两条鱼不翼而飞了,不知道被什么动物给摸走了。

  这在大自然其实很正常,有的动物就专干抢食这种事,极少自己去捕猎食物,专门喜欢去抢别人猎到的食物。

  我们气得大骂,却无可奈何,从包里翻出一些山楂、菱角、山泡垫过肚子后,便再次分工,捉鱼的捉鱼,生火的生火,没多久,一锅鲜美的鱼肉就烹制出来了。


  (马上就要进入下一个横死地了,大家期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