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你刚才说大通天箩是一条面积差不多有几十个平方公里的古裂缝?怎么感觉怪怪的。”

  “嗯,更准确来说叫裂谷,不要以为裂缝就是很小,全球最大最有名的裂缝——东非大裂谷,它的长度就有……多少公里来着,呃……具体数字忘记了。”

  小七撇了撇嘴,背书似的补充道:“全长六千五百公里,宽度不一,最窄的地方几十公里,最宽的两百多公里。”顿了顿,她忿忿地道:“我死都不忘记了,当初地理老师让我抄了一百遍。”

  “呃,对,六千多公里,是地球周长的六分之一,这一点我记得很清楚。你以为裂缝就会很小啊,那也要看是谁的裂缝。我对这条古裂缝比较好奇,以前去翻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发现历史上记载的两次长江断流事件都与古裂缝有关。”

  “长江断流过吗?”我吃了一惊,黄河断流我知道,特别是近些年,由于自然和人为的原因,发生过好多字断流事件,但长江也会断流吗?要知道长江是世界第三大河,亚洲第一大河,水量是黄河的二十倍左右,烟波浩淼,广袤无边,居然也会断流?

  “是啊,一次是在元朝的时候,一次是在建国初期,五十年代,两次都发生在同一个地方,据说是因为那里蛰伏着一条巨大的古裂缝。”

  这事我以前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并不关注长江边的那条古裂缝,我关注是我们即将要去大通天箩,我想了解关于它更多的信息,就问霍衣架:“你是说大通天箩这个名字是在通天箩被发现后才有的,那么它之前有名字吗?或者有什么关于它的传闻。”

  “咳,其实大通天箩这个名字是我给它取的,它之前的名字叫无归谷,顾名思义,进去就出不来了的意思。传闻的话,好像没有。”

  我忍不住蹙眉,直觉告诉我,这大通天箩可能并那么好闯。

  霍衣架看我愁眉不展,宽慰地道:“别太担心,五岭总共有四十七个横死地,当年红军走过二十九个,一点事都没有,这二十九个横死地啊,算是被破了的。大山里本来就是危机四伏,大通天箩里肯定不会是一丁点危险都没有,但应该不会有特别的危机吧,反正小心点就是。”

  我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沿着山脊走了二十几分钟,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一条深深的大地裂痕出现在我们眼前,霍衣架告诉我们下面就是大通天箩。

  这条裂痕宽有数百米,而两头则延绵看不到尽头,不知道有长,宛如一道天堑,探头下望,只见谷底山岚缭绕,层林叠翠,入目尽是一大片连绵的原始森林。

  小七惊呼:“好高好陡啊!”

  我也看得一阵目眩,两侧的断壁陡峭高耸,像是两堵高墙,隔出另外一个世界。

  “这起码也有七八十米高吧!”我目测了一下高度。

  霍衣架道:“小妹,把绳子拿出来,准备下去。”

  “好。”

  我们准备好后,便用崖降法开始往下爬,由于悬崖上怪石嶙峋,而且有很多从岩缝里横长出来的植物,我们花费不少时间才顺利降到谷底。

  终于抵达这神秘的大通天箩,霍衣架显得很兴奋,他似乎联想到了当年红军长征路过五岭的场景,竟然诗兴大发,唱起了长征七律:“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锁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惹得我和小七各自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们周围到处都是长满了苔藓的巨石和一人难抱的古树,身前不远处便是茂密的地下原始森林,站在这里,闻着花香,听着里面的猿鸣虫叫声,感受到一片盎然景象。

  我看着眼前这片生机勃勃的原始森林,微微失神,一时间竟有些踟躇。

  “走吧!”霍衣架唱完红歌,兴致正高,大手一挥,催促着我们前进。

  “走。”我们整理了下衣装,然后一头扎进了这片神秘的地下森林,不知道前方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