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操!”

  我们对陌生的藤蔓始终保持着警惕,在花苞陡然绽开的时候就知道不好,但也没想到它们会喷火,都没躲开,只抬手把脸护住,还好森林里露水多,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潮,火燎到衣服上并没有蔓延开来,我们在地上滚了滚就把身上的火给灭了。

  我们也顾不得身上的烧伤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去看那棵树。虽然不知道那株植物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喷火,但我们很清楚,森林里一旦着了火,火势蔓延开来了,那绝对是灾难性的,我们要看看火势可以不可以控制,控制不住就只能趁着火还没烧起来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了。

  刚藤蔓上所有的花都在喷火,藤蔓也跟着烧起来了,因为这棵树全身都被藤蔓缠住了,所以整棵树都被烈火围住了,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看起来极为震撼。我们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想要灭火是没戏了,于是掉头就跑。

  “快回去快回去!”

  万幸的是这一带的树木生长得比较稀,暂时没有烧到其他的树,只是周围的灌木却烧起来了,但火势不大。可一旦这棵大树被烧断,倒下去的话,必定会烧到周围的植物,到时候火势会极快地蔓延开来,整片森林都得烧起来。

  “麻辣隔壁,真是飞来横祸!”霍衣架气得大骂。

  莫名其妙陷入险境,我也有些火大,可是骂也没用了,只能将满腔愤慨灌进双腿,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溪边。到了那里,我们就别赶紧收拾东西。

  本来这条小溪可以做为天然的防火带,我们在小溪的这边是不会有危险的,最不济也可以躲到水里,可惜水量太少了,待会烧起来溪水估计都得被烧干,我们只能选择逃跑。

  “动作都快点啊!晚一秒钟可能就没命了!”霍衣架在警校呆过,做这种事最麻利了,第一个完成任务,然后就来帮我们。

  “锅别收了!能丢的全丢下!尽量快点!”

  “快!快!”

  霍衣架玩命地催着我和小七。

  小七心烦意乱,终于忍不住了,说道:“哥!你别叫了!越催越急,越急越乱!”

  霍衣架这才闭嘴,我们都急出一身大汗,终于把东西全都收拾好了,准备跑路。

  躲避火灾,肯定得逆风跑,可我们这时一看浓烟飘动的方向,不由傻了眼,风向居然变了,风本来是往上吹的,可现在却往我们这边吹,也就是我们要逆风,得顶着火势又跑上去,可那边的火已经烧起来了,烈火熊熊,我们站在这里都感觉到那股惊人的热量,把周围的动物都惊动了,嚎叫声此起彼伏,无数惊鸟到处乱飞。

  “沿着小溪往上跑!”

  “往水的上游走!”

  我和霍衣架异口同声,当即不再犹豫,沿着小溪拼了命地向上逃。

  “等等,你们看,火好像没烧起来!”跑了一段路,小七忽然说道。

  “啊?”我和霍衣架都愣住了,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没有看见火光,浓烟也变淡了很多。

  “怎么回事?”霍衣架纳闷地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搞不清是什么情况。

  霍衣架迟疑地道:“要不回去看看?”

  我道:“别急,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确定没事再回去。”

  “好。”

  我们当即停下,趁机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情况。刚才那一下火,真是猝不及防,都被烧到了,多多少少会有些伤势,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起码没有行动不便。

  我看了下,还真没什么事,身上有轻微的灼伤,只有挡脸的左手臂的烧伤略微有点重,衣服被烧出几个大洞,只是头发被烧焦了一半。

  霍衣架和小七跟我的情况差不多,霍衣架离得比较近,左边的眉毛都被烧掉一截,小七的头发倒是没被烧到,只是焦了,像烫了一样,蓬松起来,像个鸡窝。

  小七在水边一照,一边疏弄着头发,一边大叫完了完了,毁容了毁容了。

  霍衣架没好气地道:“能保住命就算好的了。”

  小七呆了呆,说道:“也是。”她也不再弄头发了,往地下一坐,颇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我们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由苦笑。

  “霍大将军,你倒是说说刚那是怎么回事啊?藤蔓上的花怎么会无缘无故喷火?”我真是莫名其妙,先不说有没有会喷火的花,就算有,我们连碰都没碰,怎么就惹到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