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在森林里,火要烧起来,会蔓延得极快,火焰甚至会跳着走,这里离起火的地方并不远,可却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说明火势被控制在极小的一个范围之内,并没有烧到这边来,我实在是想不通,要知道这周围全是易燃的树木。

  我们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往那边赶过去。趟过小溪,走了几步,才看到被火烧过的植物,不过,火已经灭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味,身上的烧伤隐隐有股灼痛感。

  我们发现有一条很明显的分界线,那一边的植物都有被火烧的痕迹,而这一边的植物只有离得近一些的有些干枯、焦黄,好像有一条天然的防火带,我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条防火带好像是由一种树组成的,这些树有很明显被烧过的痕迹,枝叶都被烧掉了,但主干却完好。

  “这些树好像不怕火烧,难道是?走,去看看那棵大的。”霍衣架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跑了起来。

  我们只能跟着加快脚步,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刚才那场大火的中心,也是起火的地方,令人吃惊的是,那棵大树居然几乎完好无损,除了身上的叶子、藤蔓被烧掉了,连枝桠都完好,只是都被烧得发黑,又光秃秃的,看起来很奇怪。

  我们都纳罕,我们当时可亲眼见到那个火势的,树身上绕着的藤蔓可全都烧起来了,居然连枝桠都没烧断。

  “这应该是水松!”霍衣架双眼放光,盯着眼前这棵树道。

  “水松?”

  霍衣架狠狠地点头,说道:“是的,水松是很难得一见的木材,有很强的散热能力和吸水能力,而且木质硬朗,耐热性很好,非常稀罕的东西,据说做房子的时候,用这种木料做大梁能够防火。比什么金丝楠、黄花梨要珍贵得多,是有价无市的宝贝,不过,因为稀少宝贵,很少有人能用它做房子,顶多做家具,一般用来做烟斗。”

  “呃,是爷爷那个烟斗吗?”小七忽然说道。

  霍衣架乜了小七一眼,说道:“是啊,那个被你弄丢的烟斗就是水松做的。”

  这件事我是知道的,霍爷爷有个很宝贝的旱烟斗,纯木制作。因为怕被烧坏,所以木制的烟斗一般在外头都会包着铜皮、铁皮隔热,或者直接用金属、陶土制作,纯木制作的在我们那里倒是个稀罕的东西,霍爷爷这个旱烟斗通体都是木头制的,不怕火烧,据说把头发丝绕在上面,然后用火去烧,头发丝都烧不断,是个宝贝,霍爷爷简直爱不释手。

  我们这里的人抽烟都是抽水烟的,用的都是水烟袋,里面会有个水斗,可以将烟过滤一遍,旱烟太猛,直接入口,霍爷爷爱煞这个烟斗,为了它愣是改了抽水烟的习惯,从此不沾水烟,只抽旱烟。

  小七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偷偷把这个烟斗带去学校炫耀,当场展示火烧头发丝而不断的表演,惹来了一众羡慕和惊叹的眼神,大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结果下课的时候她随手把烟斗放抽屉里,等回来的时候发现不见了。

  这件事闹得很大,派出所都来人了,但愣是没找到那个小偷。为了这事,小七挨了一顿狠揍。

  “啊哈哈。”提起糗事,小七尴尬地打了个哈哈。

  我亲眼见过头发丝绕着那个烟斗用火烧不断的场景的,不由抬头看着这棵高数十米、三人合抱粗的水松,感叹道:“这能做多少烟斗啊?”

  霍衣架道:“操,很多啊!不过,也并不是它身上所有的部位都能做烟斗的,做烟斗一般用的是它的根系。”

  “这得值多少钱啊!可惜太粗了,能砍下来也带不回去!”我惋惜地道。

  “这属于古木,非法采伐是犯法的。要卖钱还不如让小七弄点蜂蜜来。”

  小七点头道:“是啊,钱禹哥哥缺钱花吗?我让嗡嗡弄个几百斤蜂蜜来卖。”

  “咳,不缺。”嗡嗡是南岭的蜂王,弄个几百斤蜜蜂简单得要死,而且是最好的野生蜂蜜,一斤大概能卖到三百左右,还有价无市。不过,我哪好意思用小七赚的钱,赶紧拒绝,然后转移话题,说道:“那些组成防火带的树也都是水松吗?”

  霍衣架道:“估计错不了,不过,跟这棵比,都是些小毛孩,还没怎么长起来。不过,这事还是有点不对,水松是不会烧起来,但除非这里全是水松,或者那条防火带上的水松长得非常密集,才能有效阻止火势蔓延。”

  我对水松不了解,还以为火没烧起来就是因为水松的原因,现在听霍衣架一讲,好像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想想,我也觉得奇怪,这里处处显得与众不同,首先是树木比其他地方的要矮,然后是莫名的喷火的藤蔓,最后火又神奇地自己熄灭了。

  我不由纳罕,难道这里存在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