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入眼便是无数抱着翅倒挂的蝙蝠,墙顶上,岩缝中,无处不在,密密麻麻,数量之多,让人望而生畏。

  “这倒是没事,寒精蝠一般只对从水里冒出来的生物感兴趣。你看,它们现在都无动于衷,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其实我们进入这个地宫的时候,它们就能感觉得到,只是它们对我们没有兴趣而已。臭屁得很呢!”霍衣架对我道,对于动植物这块,他是非常了解的。

  “对我们没兴趣就好,不然还得了。”我苦笑道。

  “没有看见莫文那毛孩子啊,不会真的跑到祭台那边去了吧!”霍衣架擎着火把到处看,却见着半个人。这一路过来,我们也注意了,也没有发现半个人影,桥上也没人。
  我闻言极力往河对面看去,因为光线有限,那边一片漆黑,只能看到一个很宽很高的黑影,应该就是霍衣架所说的那个祭台。

  “妈蛋,看来又开眼蛊了。”霍衣架说着,在双眼一抹,然后闭右眼,睁左眼,黑暗中,好似有一根亮晶晶的银针自他眼中而出,直射河的对面。他马上就闭上了眼睛,呆立好一阵,才睁开眼,双眼满是血丝。

  “没事吧?”我问道。开眼蛊,虽然可以获得夜视、增强视力等好处,但是对眼睛的伤害也是很大的,起码要半个月才能恢复过来,霍衣架一天开了两次,让我有些担心。

  “我不要紧,可莫文那毛孩子有事了,不听话啊,丫的果然追到对面去了,跟那个人贱人一起正倒在祭台下呢!不省人事,估计是被冻倒了!”

  “冻倒了?”我有些奇怪,霍衣架说寒精蝠笼罩下的地方会像冰窖一样,可我现在站在河边,却没感觉到多少寒意。地宫里不像外面那么酷热,大概保持在十五度左右,略凉爽。

  “你往桥上走一步试试。”

  “好,我试试。”我先走到桥边,感受了一下,还是一样。我迈腿往桥上踏上一步,然后站立上去。还真是奇了,一到桥上,就感觉到一阵阵寒意,身子竟然忍不住打抖,我退后一步,走下桥来,寒气就消失不见了,好像一边是冬天,一边是秋天,而且这么泾渭分明。

  我抬头一看,发现上面的寒精蝠也正是以河沿为界限挂立的,这条地下河好像是一道分割线,把这里分隔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霍衣架见我一脸惊讶,说道:“怎么样?感受到了吧?我们可以凭着一口气跑过去,可以绝对会像莫文他们一样,回不来了,会被冻僵。”

  我不由颦眉,那可就麻烦了,莫文是一定要救的,还有养蛇人,只有他知道宝贝在哪里。要引出悬鹿,就必须找到宝贝,轻易不能放弃。可是怎么样才能过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