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霍衣架道:“走,我们去防火带那里看看。”

  小七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们去吧,我头有点晕,想先回去歇一歇。”

  霍衣架顿时紧张起来,赶紧问道:“怎么了?怎么会头晕?”

  小七道:“不要紧,只是感觉呆在这里不舒服。”

  我掰着小七的肩膀让她正对着我,说道:“让我看看,张嘴。”小七很配合地啊地将嘴张开,我观察了下她的舌苔,又问道:“还感觉哪里不适吗?有没有感到乏力。”

  小七摇头道:“没有,就是有点晕乎乎的感觉,然后有点热。”

  我注意到小七的脸色,有些发红,想了想,说道:“没什么事,应该是体内残余的热毒在作怪,小七是女的,这里热力太重,不能在这里呆久了,要不霍衣架你去看看吧,我陪她先回去。”

  霍衣架稍一迟疑后,便点头道:“好。”

  我叮嘱他道:“你别太久了,这里有点怪怪的,你注意一点。”

  “嗯。你们放心。”

  “那我们先回去了。”

  当下,我领着小七回了我们刚落脚的小溪边。我拿出毛巾打湿给小七擦了擦脸,然后把包里仅存的菱角都拿出来给小七吃了。菱角是众多水果当中,最发冷气的东西,可平息男女之欲火,虽然不是对症之物,但好歹也能抑制一下小七体内的热毒。我这些天可一直靠着这玩意才算控制住了时常在我体内冒出的欲望。只是这是最后一点存货了,也不知道这大通天箩里有没有这玩意,不然我就惨了。

  小七的情况有所好转,只是脸色有些恹恹,打不起精神。我让她歇着,然后重新把锅架好,准备烧点水给她喝。

  这时,霍衣架兴冲冲地跑了回来,似乎有不小的收获,还没等我发问,他就先开了口,瞪眼说道:“小禹,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说吧!”我懒得跟他绕弯子猜来猜去。

  霍衣架也不介意,兴奋地道:“我发现了大量的铜钱!”

  “铜钱?”我忍不住一呆,要是换了以前,我顶多会觉得有些奇怪,但现在经历了一系列古怪的事之后,对这个东西就非常敏感了,我立马就想到了我哥。

  “对啊,那的确是一条防火带,虽然那些水松生长得并不密集,但是每两棵水松中间都埋有一些铜钱,这些铜钱和水松排列起来正好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圆心就是那棵最大的水松!”

  我一惊,说道:“难道是人为布置的?”

  “肯定是了,那些外围的水松应该是有人故意种下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巧。”

  我不禁非常好奇,一句带我去看看差点脱口而出,可我回头一看正靠在一块石头休息的小七,不由犹豫起来,我可不放心将小七一个人留在这里,但又不能把小七带过去,一时间不由有些踟躇起来。

  “我带了一些铜钱过来,你看。”霍衣架从口袋掏出一把铜钱出来。

  我赶紧从他手里抓来一些,细细打量,这些铜钱可能埋在地底有些年月了,大多都长满了铜锈,还沾着泥土。但能看出来,这些铜钱有大有小,形状不一,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比一般流通做为买卖的铜钱要大要重。

  当时的我,对铜钱这个东西根本就不懂,看了半天,愣是没什么发现,我突然想起我哥给我留的五种钱币。

  这些东西我让小七过来的时候一并给我带过来了,包括那棵貘齿,一直放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我当场就给翻出来了,果然有所发现。我哥让贾婉贞转交给我的一共十五枚铜钱,分别是虫币、鱼币、桥型币、春钱和挂灯钱。

  前面三种都是奇形怪状的钱币,后面的春钱和挂灯钱则比较正常,我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些钱币跟我哥留给我的挂灯钱很相似,都非常厚重,我想起抱羽道人所说的,挂灯钱是可以压制火性的,不由恍然道:“这些都是挂灯钱!”

  什么是挂灯钱,顾名思义,挂灯钱是用来挂在灯笼下面的,当然了,这个灯笼不是一般的灯笼,而是皇宫里用来悬挂的宫灯,宫里的宫灯体积都比较大,容易被风吹翻,于是便在这灯笼下面挂一串铜钱,这种铜钱就叫挂灯钱,所以它们的体积和重量都比寻常的铜钱要大要重。

  这些钱币在普通人眼里只是可以用来换钱或者有收藏价值的古董而已,但在我们眼里却有别般不同的意义,这可牵扯到锦术!

  会是大哥埋下的吗?我不禁猜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