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可我一想感觉时间又不对,如果这些铜钱跟那些水松一起种下的,那么应该起码有十多年了,我哥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屁孩呢,但不是我哥又会是谁呢?居然也会用锦术。

  我想着这些问题,愣愣地出神。

  “喂,回魂了!”霍衣架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反应过来,问他道:“你看,那些水松和铜钱都是一起埋下的吗?”

  “你怀疑是斌哥做的?”霍衣架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皱眉思索片刻,摇头道:“这个不是很好判断。”

  我一想也是,不由叹了口气。

  “不过,那些水松应该都是同一时期种下的。当然,除了中间那棵大的。”霍衣架道。
  霍衣架说起那棵大树,我倒是想起一件事,问他道:“你之前喊我们过去,让我们看那棵树是有什么发现吗?”

  我本以为他会立马回答我的,没想到他闻言愣了半晌,憋出一句话来:“我好像忘了。”

  “忘了?真的假的啊?”我狐疑地盯着他,这家伙的记性一向很好的啊!

  “我有必要骗你啊?我还觉得奇怪呢!让我想想,当时的确有什么发现来着。”霍衣架苦思起来。

  我趁机挑了几枚铜锈比较少的铜钱,用毛巾擦干净,发现的确是挂灯钱,因为其中有一枚上面刻印的文字跟我哥留给我的那几枚挂灯钱一样。

  这时霍衣架拍着脑袋叫道:“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过去转两圈,看下能不能让我想起什么。”他拔腿就准备走。

  我叫住他,说道:“还是先把午饭解决吧!我也想去那边看看,等一等的话,那边的热气应该就散得差不多了,小七也可以过去了。”

  霍衣架一摸肚子,说道:“是有点饿,那我去掏鸟蛋。”

  “嗯。”我把铜钱放好,准备起来。不过,霍衣架没掏到鸟蛋,反而提着一只野禽回来了,剖开肚子,竟然在蛋囊里发现二十四个蛋,都还没生出来。我们大喜,这可是大补的东西。

  我们把它熬成汤,三个人分着喝了。中间倒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给小七盛汤的时候,霍衣架插嘴叮嘱我道:“蛋别给小七。”

  我一愣,说道:“为什么?你想吃我的那份给你。”

  霍衣架白了我一眼,说道:“我再想吃也不敢跟你们两个抢啊,这种蛋小七不能吃。”

  小七也好奇,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吃?我很想吃耶。”说着这个馋鬼还舔了舔舌头。

  霍衣架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没有生下来的蛋,还没嫁人的女生是不能吃的,不然会生不出孩子来。”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小七啊了一声,慌忙道:“我不吃我不想吃。”说着还偷偷瞄了我一眼。

  我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半信半疑地道:“是不是真的啊?”

  霍衣架端着碗,喝了一口汤,说道:“老祖宗传下来的,管它真假,这种忌讳最好别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是吧小妹?”

  小七忙点头,应道:“对对。”

  我一阵无语,没了话说。

  我们吃饱之后,将剩下的残羹剩饭都收拾掉,又小憩了一会儿。直到我感觉那边的热气应该散得差不多了,才提出过去瞧一瞧。霍衣架和小七自然是没有意见,不过,我还是不放心,想了想,将那些我哥留给我的五枚挂灯钱用线串好,让小七贴身放着。虽然我不会用锦术,但这东西既然能抑制火性,那么对热毒和热气应该也有压制的作用。

  也不知道是不是挂灯钱起了作用,还是说那边的热气已经散尽了,这次小七过来倒是没有感到不适,这让我松了口气。

  那边的情况跟霍衣架说的一样,每两棵水松之间都埋有铜钱,全是挂灯钱,最后我们又在中间那棵最大的水松下发现了一个密封的陶罐。

  (有未嫁人的女读者吃过没生下来的鸡蛋或者鸭蛋吗?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