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是什么?难道是一罐铜钱?”霍衣架看着我手里的陶罐,好奇地问道。

  我掂了垫手中的陶罐,又轻轻摇了摇,也没听到什么声音,说道:“不是很重,应该不是铜钱。”

  “难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宝贝?”小七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陶罐。

  “快打开看看。”霍衣架好奇起来,连忙催促。

  每个人小时候心里都藏有许多梦,寻宝梦肯定是其中之一了。我被他们这一搞,心里也热切起来,把靴刀拔了出来。

  这个陶罐封得挺紧的,口子用兽皮包好,兽皮外用一根藤条扎着,外面还裹着一层泥,这种封口方式一般是用来封酒坛子的。这让我们对里面的东西更好奇了。

  “可别是烤肉啊!”我想起蜃境里的经历,开玩笑地道。

  霍衣架翻了个白眼,说道:“真是烤肉我就吃了!”

  我笑了笑,没接话,最外层的封泥很轻易就用靴刀刮掉了,我去割那根藤条的时候,试了几次居然没断,不由让我十分惊奇,用全力一割,还是没断。

  正奇怪的时候,一直盯着我这边霍衣架突然咦了一声,说道:“等等,这根藤有古怪。”说着,凑过头来细看。小七也把头凑过来。

  “这不是藤蔓,好像是一条蛇!”霍衣架语出惊人。

  “蛇?怎么可能!”我和小七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看!”霍衣架从我手里把靴刀拿过去,然后把那根藤上的泥刮掉一些,用手一指,说道:“看到蛇头,这应该是大名鼎鼎的藤蛇!”

  我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尖尖的蛇头,它的头部比身体要略大一些,上面还有两只芝麻一样的眼睛,竟然还是睁着的,似乎死不瞑目。

  “真的是蛇,还是藤蛇?”我吃了一惊,藤蛇又名滕蛇,古书上记载,滕蛇无足而飞,据说这种蛇能够腾云驾雾,但事实上当然不能飞了,只是它的身体轻盈,在树枝之间穿行的时候能半身腾空,看着像飞起来一样,所以得名滕蛇,又因为它的体色灰绿,身子细长,看起来跟藤条一样,又名藤蛇。

  这种蛇喜欢蛰伏树叶间等待猎物的靠近,因为它本身长得就跟藤蔓一样,附在树枝上的时候是非常难以察觉的,看着就以为是藤蔓,我们之所以对藤蔓忌讳,就是怕无意中惊到了像藤蛇这类伪装系的动物。

  藤蛇的速度非常快,要没看出它的伪装,不小心惊动了它,它肯定是咬人的,以它的速度百分之九十是躲不过去的,运气不好的话,会非常惨,因为它所吐的蛇毒很诡异,有些很烈,有些却很弱,会随着它生存的环境而变化,当它的天敌和猎物厉害的时候它的毒就会变得很强,最烈的毒可以让人顷刻间毙命,是非常难缠的一种毒蛇。没想到会在大通天箩里遇到,而且还是这么诡异的会面。

  “居然把藤蛇当绳子用!”

  我们三个看这个陶罐,一时间都迟疑起来,这陶罐装的是不是宝贝倒是无所谓,可别是什么邪门的东西。

  “要不要开?”霍衣架看着我,问道,显然是让我拿主意。

  我犹豫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咬牙道:“开吧!总不可能会有机关吧?”

  小七看着我,说道:“那……你小心一点。”

  我点头表示知道,从霍衣架手里把靴刀拿过来,也懒得去动藤蛇了,直接往封口的兽皮上一捅,这次倒是没出什么意外,就听噗地一声,兽皮就被刺穿了,我等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便缓缓将刀抽出来,看了看刀身,上面沾了些泥土。

  难道里面装的是一罐泥?我心里犯了嘀咕,又等了片刻,陶罐还是没有反应,也就放下心来,三下五除二用刀将兽皮搅烂。

  谨慎起见,我们虽然心里好奇得要死,但都没立马凑过去看,足足等了十几秒,没见任何异常,才探头去看陶罐里面的情景。

  (大家猜猜陶罐里装的是什么,提示一下,跟蛇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