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可入眼只看到泥,难道东西在里面?想着,我又用刀在里面搅了搅,没发现什么异物,好像里面都是泥巴。

  “不是吧?搞这么大动静,就装了半罐泥在里面。让我看看。”霍衣架有些不甘心,他说完,直接将手伸入陶罐,用手指抠进泥里。

  小七在旁边惊叫起来:“哥!你倒是先戴上手套啊!”

  霍衣架一愣,说道:“忘记了,没事。”

  我皱起眉头,但见他手都已经进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的注意力也集中在这些泥上了,这里面既然没其他的东西,那肯定是这罐泥有古怪了。

  我将带着泥的刀擎到鼻尖闻了闻,说道:“这泥果然不对劲,一点气味都没有。”我又仔细看了看刀上的泥,外表看起来跟普通的黄泥没什么区别,但水分足够,呈稠状,有点像人中黄。

  我想了想,还是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戴上手套,然后捏了点泥在指尖,轻轻搓了搓,发现这东西很细腻,并没有颗粒。

  “咦,这是什么?”霍衣架突然叫了起来,将探进泥里的手拔出来。

  我见他拳头紧握,应该是在里面摸到什么东西了,赶紧问道:“抓到什么了?”

  霍衣架将拳头摊开,却是石子一样的东西。

  “用水洗洗。”小七见状,把她的水壶拿出来,倒了些水在霍衣架掌心。

  霍衣架配合着活动手掌,不一会儿,便用水将石子外面的泥洗干净。我们定睛一看,脸色不由都变了。

  “骨头!”

  霍衣架打量了一番,说道:“好像蛇骨!这么小,估计是藤蛇的骨头。里面应该还有。”他说着,又将手伸进去,没多久,便陆陆续续地掏出一些骨头。这些骨头都小巧玲珑,似乎真的是藤蛇的遗骸。

  我们一时也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这罐泥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啊!哥!你的手!”这时,小七忽然捂嘴惊呼。

  我心里一紧,拿眼瞧了瞧,心直往下沉。霍衣架刚接触到泥的那只手居然变黑了!

  (憋了一晚上就这点货,最近状态不好,还请大家体谅。洗洗去睡,晚安哦)

  第080章 小不周山


  “不是吧?偏偏忘了戴手套就出事!妈蛋!”霍衣架看着自己发黑的手,脸色变得很难看。

  “咦,不见了!又变回来了!快看!”小七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一直在注意霍衣架那只手,此时见到这种怪事,也吃了一惊,有些不明所以。难道集体出现了幻觉?

  “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霍衣架擎着手,左看看右看看,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旋即又吐气一笑,说道:“不过没事也好,吓了老子一跳!”

  我却隐隐觉得不妙,皱着眉头,问他道:“你有什么感觉没有?”

  “感觉?头好像有点……晕乎乎的……心跳好像加快了……”霍衣架说着说着,脸在一瞬间变得潮红,身子居然开始打起了摆子,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

  我和小七大惊失色,赶紧将他扶住,他瞪大眼睛,茫然地看着我,我发现他的眼球竟然在这眨眼的功夫里爆满了血丝,我不由骇然,这到底是什么毒!

  “小禹……小妹……”霍衣架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小七,喃喃几声,忽地一闭眼,然后整个身体的筋骨像被抽掉一样,瘫倒下来。吓得我们魂飞天外。

  “小七!快把我的七星针拿出来!快!快!”我着急地朝小七喊。霍衣架的身体软地像根面条,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我手上,我都腾不开手去拿针。

  小七二话不说,紧抿嘴唇,在我包里翻起来。我趁这个空档,让霍衣架平躺在地上,我一看他的脸色和嘴唇就知道不妙,脸上的潮红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又退却了,变得苍白至极,嘴唇发紫,皮肤湿冷,体温也有所下降,我拔开他的眼睑一看,发现瞳孔也放大了,我心里一紧,赶紧试了试他的鼻息,还有呼吸,只是非常浅,只剩半口气。

  我的心凉了半截,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毒!我深吸一口气,吼道:“小七!”话还没说完,小七就把针囊塞到我手里了,然后退开两步。

  我给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冷静一下之后,没浪费时间去消毒,直接开始施针,先是膻中穴。

  这套针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熟练无比。这一遍针扎下来,我感觉手里的芒针一热,我大喜,赶紧点下一盏灵灯,不过我心里却更紧张起来,上一次救燕三的时候,可只是膻中穴亮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施完第二针,收针的时候,指尖的芒针发烫,第二盏灵灯也亮了!我这才踏实了一点,接着施针。万幸的是整个过程都没出意外,霍衣架体内的七盏灵灯全部点亮。

  最后一针扎完,我出了一身淋漓大汗,收针后竟然双腿发软,感觉头晕目眩,一下没站稳,便一屁股坐到地上。

  “钱禹哥哥!”小七见状连忙跑来,要将我扶起。

  我想摆手表示不用,却发现手都抬不起来了,这跟平时不同,平时施完针,虽然会累,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我想了想,不由苦笑,这应该是七星续命针使用成功之后的副作用了。

  “快去看看你哥怎么样了!”我感觉嗓子发干,说话都变得艰难起来,整个人好像是大病未愈。

  小七知道轻重,闻言赶紧跑去看霍衣架的情况。

  “情况好多了,呼吸平稳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一半,不过,事情还没完。我喘息几声,有气无力地道:“扶我起来。必须搞清那罐泥到底含有什么毒,七星续命针只能给他续命,不给他解毒,他还是会死的。”

  “嗯。”小七咬着嘴,过来将我扶起。

  我先到霍衣架那边,打起精神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他的脉象很乱,时隐时现,沉浮不定,估计是还没解毒的原因,但心率正常,呼吸稳定,暂时不会有事,倒是我自己,动几下,就要停下歇会儿喘气。

  “钱禹哥哥,你不要紧吧?”小七担心地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说道:“总死不了,把那个陶罐拿过来,小心点,别碰着里面的泥。”

  “我知道。”小七答应一声,却并没有去拿陶罐,而是把水壶拿来,拧开盖子,将壶口凑到我嘴边道:“先喝点水。”

  我正渴着,也不客气,一口气将壶里的水喝干了。

  喂我喝完水,小七才小心翼翼地把陶罐拿到我眼前。

  我看着这玩意,一时间头疼起来,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鬼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是不搞清它的来历,就救不了霍衣架了。

  我绞尽脑汁,搜寻一切关于蛇、泥、毒的记忆,可却没有任何能与之对应的。印象中可没有任何一种毒只是跟皮肤接触就可以浸入身体的。

  (http://bbs.tianya.cn/post-16-1001585-1.shtml还请大家有空帮小白顶顶这个《六道麒麟棺》的帖子哦,人气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