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除非是蛊毒,但我记忆里也没有符合眼前这罐泥的蛊毒啊!而且如果是蛊毒的话,那我们应该能够感应很强烈的虫感才对。

  我思索半天,也没个头绪,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

  小七在我思考的时候,很乖巧地保持沉默,此时见我叹气,才开口道:“钱禹哥哥想到什么了吗?”

  我说道:“像蛊毒又不像蛊毒。蛊这方面,你懂的的比我多,你知道有这类的蛊毒吗?”

  小七摇摇头,露出苦涩的笑容,说道:“我知道就好了,我刚才也在想。”

  “这可麻烦了,不知道是什么毒还怎么解毒。”

  我们两个一筹莫展,都不说话了。这事可真是棘手了,因为就算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来历并且有解毒的方法,也不见得能顺利解毒,解毒所需要的东西都不知道我们有没有。
  一想到这些,我就焦虑起来,忍不住冲着小七埋怨起来:“你哥也真是,接触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居然敢不戴手套。”

  小七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并没有接话。

  我也没有再说话,毕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刚也是发泄自己的情绪了,只能引以为戒了。

  沉默了好长时间,我还是没想到解决的方法,说道:“如果在家的话,什么东西都备着,倒是可以用最笨的方法,每一种解蛊毒的方法都试试。可现在就算赶回去时间也来不及了。”

  小七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双眉颦蹙起来,说道:“一些常用的道具我倒是都带来了,要不要试试?”

  我点了点头,答道:“肯定都要试试。”

  “那我去把东西拿过来。”小七站起来。

  这深山老林里我不敢让她一个人行动,就道:“不急,用了七星续命针,他撑上几天应该是没问题的。”

  “哦。”小七应了一声, 又在我身边坐下。

  我又叹了口气,少了霍衣架,我们要在这里生存就变得艰难了。我看着霍衣架苍白的脸,不由忧心忡忡。

  看来只能把现有的解毒方法都试试了,这还得先判断出这种毒的类型了。毒可以按照自身的成分、制作的方法、引起毒发的方式、中毒的反应分成许多种类型,其中最直接的就是热毒和寒毒了。

  我想着,突然间,心中划过一道灵光,不由眼前一亮,叫了一句:“对了,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啊?钱禹哥哥,你想到什么了?”小七用充满惊喜和期待的眼神地盯着我。

  我喜道:“我发现了之前忽略的一个线索!”

  “什么线索?”

  “等等,别急!让我整理下思路,我现在有点乱!”说着,我用手揉了揉脑袋,做了一次深呼吸,勉强把情绪都压下去,说道:“我想应该可以从霍衣架中毒的反应和他现在体内的状况来推测这是一种什么毒。”

  我回想霍衣架中毒前后的整个过程,开始思索起来,脸色潮红,心率加快,有晕眩感,昏迷,体温下降,瞳孔扩大。我开动脑筋,将脑海里所有中毒后呈现这些症状的记忆都梳理了一遍,一一对应。

  有了!片刻后,我便找到了最符合的一种中毒反应,我先是一喜,然后脸色却有些古怪起来,这种症状明明是……

  (大家猜猜明明是后面是什么?有没有想起钱禹摸燕三喉结的时候,发现他有喜的那段啊?其实应该很好猜的,前文都有铺垫和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