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081章 蛇蛊酒


  “试试醒酒针法吧!”我无奈地道,解酒需要的药材在这个地方估计难找,不过,我之前倒是学过一套针法,叫做醒酒令,可以解酒,只是很少用,我不是特别熟悉,但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

  “要等我恢复点力气再说。”我抬了抬无力的手臂,苦笑道。

  “钱禹哥哥你真的没事吗?”小七见我这个样子,颇为担心道。

  “估计是耗损了元气,没事,弄点药补补就行了。等霍衣架醒了,就好办了,采药这活还真得他来。”

  小七闻言犹豫了一会儿,指着那个陶罐道:“婆婆说蛇蛊酒兑进酒里是害人的毒品,但是兑进水里却是滋养的补药。”

  “还有这样的事?”我半信半疑。

  小七点头道:“婆婆是这么说的,她应该不会骗人吧!”

  我惊喜地道:“那这东西可是个宝啊!”

  “是啊!蛇蛊酒的价值可比五行虫酒还要高!所以婆婆才一直念念不忘,只是不知道蛇蛊酒的制作方法。”

  “连婆婆都不知道制作方法?”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罐泥真的是蛇蛊酒又会是谁埋在这里的呢?看起来跟埋下铜钱的应该是同一个人,这个人不但懂锦术而且还和蛊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就有点不寻常了。

  想了想,我对小七道:“弄几只蜂来,我要做个试验。”

  “好。”小七答应一声,将召蜂的铃摸了出来,开始摇动起来。

  我想试试将这泥兑进水里后是否有毒,趁着小七召虫的时候,我便准备起来。像蜂这种东西,在森林里肯定不会少,因为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嗡嗡的叫声,抬头一看,却是一群马蜂。

  小七招了招手,突然从蜂群中飞出一只马蜂来,在她头顶打转。她接着在手掌摊开,那只马蜂就自觉地落在她的手心,这种足以让普通人色变的动物在小七面前却异常乖巧和听话。

  “让它喝了。”我将水壶递给小七,水壶的水里自然掺了点“泥”。

  小七念了句什么,然后倒了点水在手心,那只马蜂垂首,用口器去吸水。

  我顿时紧张起来,有些忐忑,这东西要真的蛇蛊酒的话,那这只马蜂喝了这水应该会没事,不然以这玩意顷刻间毒倒霍衣架的情况来看,这只马蜂绝对会被毒死。

  小七的双眼也紧紧盯着自己掌心的那只马蜂,似乎也有点紧张。

  小七倒出来的水并不多,一下就被马蜂喝干了。它喝完水之后没什么反应,我对小七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小七再倒点水来。

  小七会意,又倒了点水出来让马蜂喝。马蜂喝完后还是没反应,我的心里稍安,但还是不放心,再让小七倒了点水出来,如此反复,直到马蜂已经喝不下水了。而从开始到现在为止,那只马蜂身上没出现一点问题。

  这个结果让我们都松了口气。接着,我又做了一个试验,将陶罐里的泥直接沾在马蜂身上,不出所料,一沾上罐里的泥,立刻就毒发了。

  “看来这真是蛇蛊酒了。”我欣喜地道。

  “那钱禹哥哥要喝吗?”

  我假咳几声,道:“呃,说实话,还是有点不敢喝。”

  小七偷笑不语。

  我转移话题,说道:“我现在也恢复了一点力气了,给你哥扎针解酒吧!”

  “嗯。”

  我拿出七星针,这回倒是先消了毒,然后给霍衣架施了一遍醒酒令。刚施完针,天空中忽然落下雨点。

  “咦,还晴着,居然下雨了!这倒是容易催出霓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