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咦,还晴着,居然下雨了!这倒是容易催出霓虹!”我惊喜地道,我可时时记着我们冒险来大通天箩的目的是为了找悬羊。

  小七道:“先去山洞里躲躲!”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们知道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所以刚才小七驱使蜂群寻找能歇息的地方,倒是在旁边不远处找到了一个树洞和一个山洞。下雨肯定不能窝树洞里等着挨劈,只能往山洞里躲。

  “走。”

  雨说来就来,我们自然说走就走,但我浑身无力,为了将霍衣架抬进树洞里着实费了好大的功夫,好在行李不用我们动手,小七驱虫搞定了,但就是这样,我们身上也湿了一半。

  在山里生病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进洞后就从包里拿出干爽的衣服准备换掉,可这个山洞实在是又矮又小,我们在里面都只能勾着背,估计十平米都没有,安置好霍衣架和行李后,剩余的空间就更小了,一男一女挤在里面换衣服似乎有点不方便。

  小七倒是毫不介意,瞅了我一眼,说道:“我换衣服咯,钱禹哥哥不想看就把眼睛闭上哦,想看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里面又不是什么都没穿。你随意啦!”说着,飞快地把外套和外衣脱了,连身都不转,直接面对着我。

  我看得差点喷鼻血,赶紧把眼睛闭上,说话分散注意力,“待会等雨停了把那个酒杯拿出来吧!催出霓虹试试。”

  “哦!”

  “这里应该会有悬羊吧?”

  “嗯!”

  我顿时感觉没话讲了,只好沉默。等了一会儿,小七说换好了。我这才睁开眼,然后去换衣服。

  “钱禹哥哥,你看,这里有一行字!”小七突然道。

  我这时刚把湿的衣服脱掉,正穿裤子,随口问道:“什么字?”

  “我读读啊!”小七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地念道:“我、想、起、来、了、我、的、名、字、好、像、叫、钱……诶,这个字我看看,涂改了,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