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小七念着念着觉得不对劲,连起来又念了一遍:“我想起来了,我的名字好像叫钱禹!啊!”到最后忍不住惊呼出声。

  “什么?”我听了一惊,拎起裤腰就转过身来,见到小七正目瞪口呆地盯着一块洞壁。
  我挤过去一看,那块洞壁上确实是有一行大字,是用利器刻上的,刻得很深,所以非常清晰,但字写得很烂,歪七扭八的,没一点架子,有些字简单的字倒是好辨认,比较复杂的字辨认起来着实要费一些功夫。

  我刚开始以为小七逗我的,结果这一看,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妈的还真是这么写的。最后那个字虽然写得潦草,但仔细分辨还是能看出的确是个禹字。这怎么回事?有个跟我同名同姓的?还来了大通天箩?有这么巧?

  “钱禹哥哥,你看这个被改掉的字是什么?”

  小七说的是钱字后面那个字,被划掉了,改成了禹字。

  “这个字好像是……彤!”我看了半天,才算认出这个字来。“钱彤,钱彤,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但是想不起来是谁。”

  小七附和着道:“我也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管这个钱彤,这钱禹是怎么回事啊?” 我郁闷地道,接二连三出现怪事。这个钱禹总不可能是我吧?

  小七翻了个白眼,说道:“这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想能在小七那里找到答案,当即也没再说话,而是仔细观察起这一行字起来,这些字刻得非常深,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利器,看痕迹非常流畅,似乎是随手一划,并没有反复的凿痕。我不禁咋舌,以这点来判断,这把利器绝对是个了不得的宝贝,估计比霍衣架那把锜还要锋利。

  不过,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其他发现,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也不再盯着它看了,想了想,对小七道:“我们找找旁边还有没有字!或者有什么东西。”

  “哦!”

  我们马上开始行动起来,我首先仔细看了看洞壁,但我并没有找到其他的字迹,正失望的时候,小七那边却是有了发现。

  “钱禹哥哥,你看这有块树皮,上面有字!”

  “哦?写的是什么?”我急忙转身过去,一边出声询问。


  “我看看。”小七低头看着,随口念了出来:“切记来小不周山的目的。”

  小不周山?那是哪里?我心里犯起嘀咕,追问道:“只有这一句,还有吗?”

  “这边还有一句。”小七回着,又念了出来:“找到了就走,千万别多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