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何老军蜷缩在角落里,身体里不时发出嗡嗡声,一阵浓厚的腐肉腥味,夹杂着强烈的灼热感,让周嘉实和几个同学顿觉恶心。几个人开了灯,何老军还是一动不动,等几个人看见何老军身上异样的情景,顿时惊呆得说不出话来。就在此时,何老军浑身颤抖着栽倒在地上,几个人这才拨打了120,把何老军送到了附近的梦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至于何老军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周嘉实一时也难以形容,只说让安槿到医院一看便知。
  到了市一院,周嘉实带安槿来到外科的重症监护病房,一名中年男性医生正在打电话,他身边病床上躺着的正是何老军。见周嘉实和安槿到来,那名医生点头示意,对着电话里说了两句,“那好,崔老师,请尽快过来吧,我等你。”说完,挂了电话,问周嘉实,“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安老师?”
  周嘉实点点头,介绍说,“安槿。”又对安槿说,“这位是今晚接诊的高敏,高大夫。”
  “你好,高大夫。”安槿和高敏握了握手,指着何老军问道,“我能看看他么?”
  “啊。”高敏却表示不必着急,他示意周嘉实锁上房门,又对安槿说道,“安老师,在检查他的身体之前,我要先让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他打开一个紧锁的柜子,从中取出一只烧杯递到安槿面前。烧杯里,一只深色的昆虫正不停地煽动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那是一只安槿再熟悉不过的虫子。
  一只雄性蟑螂。

  小时候,卫生条件差,安槿经常和父母一起想办法对付家中的蟑螂,自然也能轻易地分清公母。说起蟑螂,恐怕是人类最讨厌的虫子之一了。生命力强,难以捕捉,懂得隐藏,最可怕的是,母蟑螂的繁殖能力冠绝地球生物圈,有些母蟑螂甚至在死后还会继续产卵。安槿想着这些,再仔细一看,却又发现烧杯里的并非一只普通的蟑螂。
  这只蟑螂浑身是火,随着火焰的起伏,它身体的形态与颜色也不断变化,时而如岩浆般翻滚,时而如木炭般抖落几层灰,时而又恢复成为普通蟑螂的样子。而且,在这种变化中,它一直显得很有活力,好像已经与身上的火焰融为一体。
  安槿接过烧杯,点上一支烟,仔细盯着烧杯里的蟑螂,很快就有了发现。烧杯之中,除了蟑螂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东西。
  一种她只是听过,却从未见过的灵体。

  “火灵。”安槿又抽了一口烟,看清楚了那东西的样子。那是一只不安分的细小灵体,火红色,似乎蕴含着十分深厚的灵力。它在烧杯里来回跳动,但始终没有离开蟑螂的身体。
  在郑国庆留下的众多典籍中,有一本叫做《古灵汇通》,详细记录了各种罕见灵体的特性,其中就提到了一种叫做火灵的远古灵体。书中说,火灵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灵体,而是一种特殊的生命形式,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数千万年,拥有十分奇特的灵力。据说汉代曾有人捕捉这种灵体,用以祛除人体内的寒气,但不知真假。自唐代起,这种灵体就越来越罕见了。
  “火灵?”高敏以为安槿说的是这种怪异蟑螂的名字,问道,“安老师,你见过这种虫子?”
  “虫子恐怕是普通的虫子,只是它身体里,还寄着另外一种东西。”安槿放下烧杯,基本明白了高敏此前的用意,说道,“这么说,这虫子是从何老板身体里取出来的?”
  “嗯。”“没错。”高敏和周嘉实一同回答说。
  “是蛊。”安槿肯定地说,“应该是一种蛊术。”
  “我学过中医,也知道一些关于蛊的信息。”高敏说,“一开始,我也觉得病人的确是被下了蛊。可取出这种虫子之后,我就糊涂了。这可不像是一般的蛊啊。”
  “的确不是一般的蛊。”安槿解释说,“这应该是蜀蛊结合了中原灵术,发展而来的新型蛊术,懂得此行的人,称之为蛊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