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蛊,是起源于中国西南地区的一种传统巫术。《本草纲目》中认为,将上百的毒虫放在一个密闭容器之中,过一段时间再打开,必然有一只虫子将其他虫子吃尽而存活下来,这活下来的一只毒虫,便是所谓的蛊。后世无论医者还是灵媒,都将《本草纲目》中对蛊的定义作为蛊的基本概念。当然,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制蛊方法与习俗,比如壮族的蛇蛊,普米族的蜂蝶蛊,彝族的蚂蟥蛊,等等等等,这里不做一一说明。早在夏商时期,就有了“三苗用蛊”的说法。到了东周战国时代,蛊术就已经流传到了中原地区,并与中原的灵媒法术相结合,发展出许多更加神秘和复杂的咒术,后世的灵媒们称之为“蛊咒”。
  在一本叫做《中原咒解》的书中,就有一则关于这种新型蛊术的记载,只不过在这篇记载中,蛊咒并未用来害人,反而是用来救人。
  说是明英宗天顺年间,中原一地爆发蝗灾,数万亩良田被啃食一空,连家里的禽畜都被蝗群咬死大半。为了阻挡灾害蔓延,保住剩余的庄稼,当地布政使想尽一切办法,后来经人推荐,向一位迁居中原的苗人求教。原来这苗人名叫波两久,熟知各种花虫的习性,在家乡是有名的蛊师。后来因为被地方官员强令要求以蛊术害人,才逃离家乡迁居到中原一地,化名杨德。波两久告诉布政使,自己早有驱散蝗灾之意,不过这种违抗天意的蛊术,是需要牺牲才能完成的,既然行省的最高官员亲自恳求了,我就做一回牺牲吧。行此蛊术需要用到灾蝗百只,硝石粉数袋,最后,还需要请一位有真本事的灵媒,取得一种叫做“火灵“的东西

  一切准备妥当,波两久和布政使请来的灵媒一同进入一个庭院,布政使等一众官员回避于院外。只听轰隆一声,院子里似是起了大火。很快,铺天盖地的蝗群袭来,居然像疯了一样返回,奋不顾身地冲进波两久所在的庭院,把天空遮了个滴水不漏。这情景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后续的蝗群逐渐殆尽,院门打开。布政使带着官员们进入庭院,只见蝗虫尸体铺满地面,厚厚一层,正在缓缓燃烧。随着燃烧持续,虫尸的厚度也逐渐降低,最后竟然化作一地青灰,随风散去了。庭院中央,波两久浑身着火,却不让旁人靠近,最后也化作一堆骨灰。骨灰之中,飞起一只浑身是火的蝗虫,那位灵媒手捧一只陶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燃烧的蝗虫引入其中,又将陶罐封严,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布政使说了波两久所做的一切。
  原来在灵媒们看来,人祸易躲,天灾难破。自然界的一切现象,都有其规律与意义,人力是不能随意反抗的。就拿天降蝗灾来说,这是因为人类种植技术发展迅速,余粮过剩,自然界为了维持各物种间的平衡而进行的一种调控。人类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自然觉得蝗虫是灾,是祸,却不知人类本身才是自然界中最大的灾祸。正因为如此,尽管知道如何祛除蝗灾,波两久先前却始终不肯加以干预。只是到了后来,眼看蝗灾肆虐,明朝政府却没有开仓赈灾的意思,加上布政使亲自上门请求,这位隐居的苗人才愿意牺牲自己,换得一方百姓安宁。

  波两久先将捉来的一百只灾蝗困在一个容器之中,又用火灵将蝗虫们的兽性最大程度激发出来,一百只蝗虫在短时间内相互撕咬残杀,最后活下来的这只,便成为所谓的“蛊”,叫做“火蝗蛊”。蛊术之所以神秘,是因为能以某种看不见的方式让原本不相干的人或事物建立起联系。这“火蝗蛊”的作用,就是通过一种十分神秘的方式,吸引方圆几百里之内的所有蝗虫聚集。
  蜀中的蛊术有一特性,若是被害者知道中了蛊,尤其是知道了下蛊人的身份,蛊便会失去作用,火蝗蛊亦是如此。所以,为了不让蝗虫们发现火蝗蛊的存在,就必须将蛊伪装起来,而伪装的最佳方式,就是为它找到一个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