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所以,波两久把火蝗蛊下到了自己身上,说白了,就是把它吞到了肚子里。等蝗虫被蛊吸引到此,却找不到吸引者所在,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此时,便是烧毁它们的良机。一旁的灵媒就趁此点燃满院的硝石粉,将聚到庭院里的灾蝗尽数烧死。至于波两久自己身上的火,据这位灵媒告诉布政使,却是波两久自己用油点燃的。至于为何,灵媒给了一个说法,是吞下火蝗蛊之后,波两久知道自己会受苦而死,所以干脆自焚,以免活受罪,这也正是他此前所说的“牺牲”。后来有人认为,烧死寄主,是完成整个蛊咒的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若不如此,火蝗蛊将会给当地带来新的灾祸。总之,波两久为了中原的百姓而牺牲自己,当地布政使还专门为他立了功德碑,至于这个细节是真是假,已是无法查证。
  听完安槿如上的讲述,高敏和周嘉实都默不吭声。
  “我还没问呢。”安槿打破沉默,“高大夫,你们是怎么从他身上把蛊虫取出来的?”
  “这个容易。”高敏回答说,“这只虫子附着在病人右腹的皮肉里,要取出来也并不难。啊——”他叹了口气,又说道,“难的是他胸腔里的那些。”

  第四十五章 解蛊

  听高敏如此一说,安槿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方才她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烧杯中的蟑螂与火灵身上,却一时忽略了病床上的何老军。她先入为主地以为,既然医院已经取出了何老军身上的蛊虫,何老军应该无恙,却没想到,他胸腔之中还存着更多的蛊。
  “让我看看他。”安槿走到病床边。
  高敏掀开盖在何老军身上的毯子,又掀开他的衣服,露出整个上半身。何老军戴着呼吸机,胸口起伏平稳,虽然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一时倒也没有生命危险。安槿首先看见何老军右侧腹部上的一个缝合不久的伤口,想必便是烧杯中那蛊虫原本的栖身之所。再看何老军的胸腔,却是看不出什么异常。
  “怎么样?”过了一会儿,高敏才试探着问。
  安槿摇摇头,说道:“外表看不出来什么异常,我想看看他的检查结果,胸透什么的。”
  高敏将桌上一沓材料整理好,交到安槿手中。几张X光片上清晰地显示,何老军胸腔之中,居然藏着密密麻麻十几只虫状的异物。安槿看了,身上一阵发毛。
  “高大夫。”安槿放下X光片,又问,“何老板现在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随时。”高敏十分肯定,“经过测试,病人对痛感刺激有明显反应,所以其昏迷并非器质损伤所致,更多的,恐怕是心理层面的原因。也就是说,他的昏迷并非体内的异物直接导致,而是因为他自己知道体内有异物,而陷入了极度的崩溃。”
  “说白了,就是被渗的。”安槿点点头,说道,“要解蛊,不是说把蛊虫取出来就行的,一定要弄清楚中蛊的根本原因,知道是谁下的蛊,为什么下的蛊。如果弄不清楚这些,贸然行动,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嗯。”高敏点点头,“崔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崔老师?”
  “嗯。”高敏解释说,“是咱们院已经退休的一位老中医,也是我在中医方面的老师。他是苗族人,年轻时经常接触蛊之类的东西。刚才我试着把病人的情况告诉了他,他的判断和你完全一致,一定要先弄清楚病人中蛊的原因,才能制定解决方案。”
  正说着,敲门声响起。周嘉实打开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缓缓进入病房,手上提着一个小箱子。高敏连忙接过箱子,把老人扶到病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