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明白了。”安槿意会了崔孟仁的意思,“也就是说,即便用医疗手段解除他身上的蛊术,也不会因此惊动原始的蛊母。所以眼下咱们只需要关注何老板本身就行了,是这个意思么?”
  “嗯,嗯。”崔孟仁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何老军。
  “这么说,崔大夫,您有办法解除何老板身上的蛊咒了?”周嘉实听了两人的这番对话,连忙问道。
  “怕是不那么容易。”崔孟仁的话让在场的人心里都凉了半截,“你看他身体的虫,全都在胸腔里,都已经长为成虫,就算将虫杀死,如何取出体外也是件麻烦事。再者,蟑螂本身就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虫子,又善于在狭小的缝隙里隐藏自己,万一用了解蛊的办法,没有将其杀透,反倒将它们激怒,这后果……下蛊之人,心肠真是歹毒呀。”他抬起头,目光忧虑。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高敏忍不住问道。
  “啊——”崔孟仁毕竟上了年纪,宽慰说,“这种事情,万万急不得。来,咱们慢慢分析,总会有解决的办法。”说着,问安槿道,“小姑娘,先跟我说说这蛊上的灵吧。”
  “啊!”安槿又吃了一惊,“您居然能看见这蛊中的灵?”

  “你还是不了解啊。”崔孟仁解释说,“任何起作用的蛊中,都有一只看不见的灵。你想啊,若非如此,一只普通的小虫又如何能在人体内兴风作浪呢?只不过啊,大多数人不知道蛊的这个特性,也因此才觉得蛊十分神秘。所以解蛊,除了要知道蛊虫本身的特性,还得知道蛊中看不见的那部分,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些,都是我从父亲和爷爷那儿听来的,虽说从没见过灵,可是熟知各种蛊的运用之后,却是不能不信。我见识过许多蛊,也知道上百种蛊灵的习性,只是这种蛊上的灵——”他说着连连摇头。
  “原来如此,真是长见识了。”安槿点点头,举起装着火蟑螂的烧杯,“不瞒您说,藏在这只蟑螂身上,是一种叫做火灵的东西。不过古书上说,这东西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灵体,而是一种生命,一种以特殊形式存在的生命。”
  “这世间万物,就是那山上的石头,在我看来,也是一种以特殊形式存在的生命。”崔孟仁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不慌不忙地说道,“所以别管古书上怎么说,你就告诉我,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