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小梅!小梅!”何老军一把把妻子抱在怀里,“这是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军!”韩小梅原本紧绷的脸瞬间松弛,泪水哗哗地流下,“你来干啥呀!你……”说着,哽咽着乞求周围的人,“求你们了,他是个外人,别叫他牵扯进来……”
  “不行。”人群里,一位老者站了出来,说道,“既然来了,就不能叫他走。给他俩都关起来,这事要是不解决,永远都不能放。”说着,又指示人群附近手持铁锹的几个中年人,“动手吧,给坟掘了,看她说不说。”
  何老军认了出来,发号施令的这个老人,名叫韩海连,和韩军平四代之前是本家。
  几个人听了韩海连的指示,挥动铁锹,也不顾韩小梅的哭喊与何老军的质问,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就把韩军平和白丽珊安静了四十年的坟扒开了。韩海连又叫几个人把坟里的棺材敲开,说是要烧尸以除根源。几个人很是犹豫,不过在韩海连的一再催促和劝导下,还是在棺材上撬出了几道口子。

  此时,韩小梅早已哭昏过去,何老军也因为突然遭遇如此的变故,精神有些恍惚。在一种半昏迷的状态下,他看见韩海连亲自把一桶汽油倒入岳父岳母的坟中,又把一根烧着的木棍插到棺材的缝隙里,棺材瞬间燃起大火。何老军哆嗦着想要责骂,却完全没了力气,自此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何老军发现自己被锁在一间昏暗的屋子里,这是一间老式的起脊房,四壁上除了一扇低矮的门,就是房梁附近的一扇高窗。窗子离地面有三米多高,不过因为镂空,好歹有足够的光线,能让何老军看清楚房内的一切。这似乎是个废弃的粮仓,一股粮食受潮产生的酒气四溢着。何老军推了推门,门显然是从外面被锁住了。他喊了几声,开始拼命踹门,但是徒劳。
  直到暮色降临,房门打开,五六个人走了进来,带头的正是韩海连。
  “小梅呢!小梅呢!”一见到人,何老军就控制不住情绪,拼命地喊着。
  “放心,她还没有死,也不会叫她死。”韩海连把一只大碗放在地上,“军平是吧?我们也不想为难你,只不过绑住了你,小梅才不会一直不松口。”

  “你什么意思!”何老军跳起来想要踹韩海连,却被随行的几个人轻易制服,“你为什么烧我老丈人的坟!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了!”
  “因为他两口啊——”韩海连抿着嘴说,“给韩庄下过咒,现在四十年过了,这咒还真应验了,你说说咋弄?”
  “他们怎么会给自己村里下咒?”何老军不相信韩海连的话,“再说了,他们两口的事,为什么牵扯到小梅身上?她连自己父母都没有见过,会知道什么?!”
  “那就不管了。”韩海连叹了口气,“要真解决不了,整个村都要遭殃,也不能饶了他俩的后代。”
  “你疯了!你们都疯了!”何老军挣扎着想上去痛揍韩海连一顿,却被几个人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是疯了。”韩海连恶狠狠地说,“四十年前,全村人都疯了!四十年前,军平和他媳妇儿疯了!韩庄早都疯了!”

  离开韩庄后,他不敢沿大路走,就顺着大路附近的庄稼地,一路撑到了镇上。韩庄所在的乡镇,名叫东包,是个纯粹的农业之乡。何老军到了镇上,直奔乡镇派出所。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听完他含糊不清的描述,立即把情况汇报给了所长。之后,民警给何老军弄来面包和矿泉水,嘱咐他先休息,所长一会儿就到。何老军狼吞虎咽地把面包吃下,把矿泉水一饮而尽,心中总算踏实了许多。
  当时,何老军还想,这乡镇的派出所所长真是尽职尽责,深更半夜都能联系得上。本来觉得事情充满希望,却无意间看见值班室里的墙上,挂着派出所各个人员的姓名与联系方式。他看见所长的名字,不禁心中一惊,头皮发麻。
  所长:韩海良。
  何老军本来躺在值班室的长椅上,猛地坐了起来,试探着问值班的民警:“同志,所长什么时候到?”
  “哦。”值班的民警回答说,“你放心,他在电话里说了,很快就来。我这才刚参加工作,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反应的情况,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你再耐心等一会儿,好吧?”
  “好,好。”何老军此时已经紧张地快要说不出话来,颤颤地又问了一句,“所长是哪儿的人啊?”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民警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好像是乡北的吧。”
  韩庄,正处于东包乡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