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听完这话,何老军因为紧张和害怕,几乎要呕吐出来,腹中的肠道也是一阵抽搐。他放了个屁,借口要上厕所,迅速逃离了派出所。之后,他幸运地碰见一辆带客人到东包乡的出租车,这才惊险地回到梦城。
  回到梦城,他用饭店的固定电话报了警,又吃了点东西,再也扛不住困顿,沉沉睡去,一直睡到第二天傍晚。他迷迷糊糊地醒来,却又发现了更为可怕的事。
  他右侧腹部里,有个东西在晃动。对着镜子,他看见皮肉中透着火光,火光之中,居然有一只像虫子一样的活物。紧接着,他脱去上衣,看见胸前也闪着火光,火光之中,体内的十几只活物嗡嗡作响,他瞬间头皮发麻,剧烈地呕吐起来。他四处乱撞,最后倒在一堆杂物之中。此时,周嘉实和几个同学进入饭店,发现了昏迷不醒的何老军,这才有了之后为何老军解蛊的事。
  几个人听完何老军的叙说,又想起他中蛊的情景,不约而同地联想到一些更加可怕的事。韩海连所说的四十年前的诅咒,会不会和这种奇特的蛊咒有关呢?
  正沉思着,周嘉实咦了一声。几个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装着火蟑螂的烧杯里,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312和313之间漏了一段,这里补上
  ——————————————————————————————————————
  说完,韩海连便带人离开,给何老军留下一碗冷饭。之后,每天都有人给何老军送饭,何老军被困在村外的废弃粮仓里,不知道村里究竟在发生着什么,更不知道妻子韩小梅究竟如何了。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连给他送饭的人都不再来了。饿了三天之后,何老军几近崩溃,也许是绝境激发了他身体里的潜能,他居然顺着墙爬到房梁上,又顺着房梁爬到唯一的窗子边,一脚踢开了早已腐朽的窗框,这才逃了出去。
  他第一时间想要去救妻子,却又暂时放弃了蛮干的想法。第一,他不知妻子现在何处,第二,就算知道,凭他一人之力,又怎么敌得过全村的人呢?想到这些,他决定报警。可是自己的手机早已不在身上,眼下最重要的,是先保证自己安全离开韩庄,到了外面再想办法报警。就在此时,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来到粮仓,打开门,发现何老军不见,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何老军藏在粮仓外的杂草堆里,居然幸运地躲过了搜查。直到半夜,他才动了动身子,喝了口泥水,嚼了几颗草苗,咬着牙离开了韩庄。
  ——————————————————————————————————————
  接314楼

  第四十七章 蛊患

  那原本装有一只火蟑螂的烧杯中,现在居然有了两只着火的蟑螂。
  安槿举起烧杯观察了一遍,烧杯口是螺旋结构,拧得很紧,绝不可能自己松动。病房不大,要是有人拧开过烧杯,其他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烧杯显然未被动过。那么,其中的变化该如何解释呢?
  “小安。”崔孟仁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安槿摇摇头,没有轻易说出自己的猜测。有些讲解蛊咒的古文中认为,如果搭配得当,灵体会使蛊虫的某种能力放大,甚至放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蟑螂最突出的是其繁殖能力,或许在火灵的刺激下,这种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以至于使个体的雄性蟑螂有了类似于草履虫一样的无丝分裂能力。但蟑螂是复杂的生物个体,并非某个单纯的细胞,又究竟是如何发生了这样的生物行为呢?
  不过见识了如此怪异的蛊,再发生什么事,在场的人也不会觉着奇怪,何况,眼下的重点并不在此,而在于韩庄目前的状况,以及韩小梅的处境。因此,几个人只是相互看了看,便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何老军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