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我也是这么想的。”魏文光点点头,不再说话。
  “快到了。”随行的年轻刑警把车转到一条小路上,说,“再过五六分钟,就进入韩庄了。”年轻刑警名叫张新,从警不满一年,不过嗅觉敏锐,心思细密,是蒋越洋十分看好的一位新人。不过人无完人,张新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胆子小了点。
  “怎么小张,害怕了?”蒋越洋调侃道,“你这点气魄,将来怎么当领导啊?还有,你对这韩庄的路,好像比我熟啊。”
  “嗯。”张新应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以前来过几次,怕你们不熟悉我才主动要求跟来的。我有个要好的高中同学老家是这儿的,后来就彻底离开了。”
  “彻底离开?”蒋越洋问,“什么意思?”
  “蒋队,还记得前两个月,我刚来那会儿咱们查过的一起失踪案么?”
  “哦。”蒋越洋点点头,明白了张新的意思,“那次失踪的你的那个老同学,就是韩庄人?”
  “嗯。”张新沉重地说,“他在的时候没少跟我说,说这韩庄邪门得很。”
  抵达韩庄,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四十。下车前,崔孟仁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取出一瓶液体,要求每个人都往手臂的皮肤上涂抹一点,说是可以防蛊。蒋越洋和魏文光显然不太相信,但因为崔孟仁是老先生,也只好顺从地涂抹,免得不敬。

  几个人顺着村口,一连敲了好几户人家的大门,都没有得到回应,不由地提高了警惕,蒋越洋本想让周嘉实、安槿和崔孟仁回警车上等待,保证他们的安全,却听崔孟仁说:“还是跟着的好,从那个小何中蛊的情况来看,这村里可能潜伏着不一般的危险,让我和这个行家跟着,咱们都安全。”众人明白,他说的行家,自然是指安槿。安槿只是点点头,其实自己也没什么底气。
  蒋越洋又带着众人挨家挨户敲门,总算敲开一户。刚看清开门人的样子,几个人就顿觉一阵恶心,张新还忍不住干呕起来。只见开门的中年妇女身体之中闪着火光,浑身通透,发出剧烈的嗡嗡声。见了几个人,她嘟囔了一句,普通一声倒在地上,身上钻出数不清的火蟑螂。
  “小姑娘!”崔孟仁打开随身带来的瓶子,对安槿喊道,“你收灵,我杀虫!”说着,将瓶中的草药粉末撒在地上。
  安槿摩擦百魂戒,满地的火蟑螂身上瞬间析出一种细小的火苗状物体,纷纷进入戒指之中。崔孟仁忙把地上的草药粉末点燃,从女人身上钻出的上百只蟑螂,一股脑冲到粉末周围,地面上便顷刻间聚集了一堆虫尸。崔孟仁用脚踢开虫尸,用土把药粉盖住,一面解释说:“这药不能乱用,不然这全村的蟑螂都得过来。”又指着地上千疮百孔,血肉模糊的女人,“这人已经没救了,但村里可能还有不厉害的人,咱们赶紧找找,能救就救吧!”

  目睹了刚才这幅情景,又见识了安槿和崔孟仁的从容应对,蒋越洋和两名刑警是彻底相信了两人的本事,十分佩服,也有了更多底气。几个人又挨家挨户敲门找人,靠近一对红色大门时,几个人听到门内的院子里有吵闹声。可是无论蒋越洋和魏文光如何叫门,如何敲打,就是没人开门。门很结实,强行撞开肯定是不可能的了。魏文光就和蒋越洋商量搭人梯翻墙进去,再从里面把门打开。
  “不行老魏。”蒋越洋听着院子里歇斯底里的咒骂与喊叫,想起之前看见的中蛊女人,“刚才你也看见了,现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贸然冲进去,恐怕会有危险。”
  “那怎么办?”魏文光双手叉腰,叹了口气,眼睛还盯着不算高大的院墙。
  蒋越洋正要说什么,却看见安槿示意众人安静。几个人都沉默下来,看安槿有什么主意。刚到这户人家门前,安槿就觉得院子里有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似乎有阴气盘踞。按常理来说,单纯的蛊咒,不应该和鬼魂之类的东西扯上关系,但她却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院子里作怪的,绝不仅仅是火灵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有阴魂盘踞在院中,那么门前一定会有鬼锁。想到此,安槿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还真的在门前看见一把虚无的黑色锁头,在院中活人气息的侵蚀下,已经发生明显的阳锈。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安槿轻触鬼锁,鬼锁却并没有打开,也就是说,占据此地的鬼,如今正在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