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韩海连一时无语。蒋越洋看看张新,又和魏文光对视一眼,对韩海连说道:“老先生,这位女士是我们带来帮你们祛除蛊咒的,她的本事你们刚才也见到了。现在,回答她的问题,一会儿她要求什么,你们都要照做。想救自己就说实话,明白没?”
  “有什么好说的。”韩海连显然在回避安槿的问题,“四十年前一场大火,烧死村里十几口人。小梅的娘,白丽珊,在火里说有人害她,说就算再过三十年,四十年,也一定要回来报仇。十年前是三十周年,风平浪静。前几天刚过四十周年,那咒就应了。你说说哪有这么巧的事?肯定是鬼魂回来报复了。”
  “那。”安槿又问道,“四十年前到底是谁害的她?到底是谁那么狠心,烧死同村的十几口人?”
  “其实死的大多都不算村里人。”一个看去五十来岁的女人坐在墙边的一把小椅子上,冷冷地插了一句,“都是外来的。”
  “外来的?”安槿问,“什么意思?”

  “你不懂就别瞎说。”韩海连吼了一声,显然是在恐吓这个女人。
  “哼。”女人冷笑一声,“海连叔,都到这一步了,你还想瞒着哩?我那个时候十岁,但是有些事看得比大人清。要我说啊,那火就是你们几个放的!你赶紧赎罪吧,赶紧……”
  啪的一声,韩海连一巴掌把女人扇翻在地。魏文光赶紧拿枪指着韩海连,韩海连咽了咽吐沫,喘了口气,安静下来,蹲在了地上。地面上,突然响起一阵干枯而癫狂的笑声,发出笑声的,正是刚才倒在地上挨打的老人。
  “韩海连!”老人一边癫笑一边说,“你就别瞒了,四十年前发生过啥,咱俩都清楚。”
  “你闭嘴!”韩海连半蹲着,伸手又要去捶打躺着的老人。
  “你他妈给我闭嘴!”安槿一改平日里的淡然温柔,对着韩海连吼了一声。她最看不惯也看不起的,就是试图隐藏真相的人,尤其是韩海连这样,当着知情人的面还试图狡辩的人,又一副倚老卖老你奈我何我嘴脸,安槿听他说了这几句话,就忍不住想抽他几个嘴巴子。
  韩海连听了安槿的骂声,还想要还口,一看蒋越洋对准自己的枪口,又乖乖地低下了头。
  “你叫什么名字?”蒋越洋问倒地的老人。
  “我叫韩军武。”老人在魏文光的帮助下,起身坐到了一张圆凳上,“我也不怕小梅怪我,四十年前的火,我也知情,就是一直不敢说。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瞒的了。”思索了一会儿,又说道,“当年烧死的十五个人里,有十三个都是外来的,是少数民族。”
  原来,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韩庄里突然来了几户外地人。这些外地人自称来自西南某省,苗族,因为躲避家乡的蛊乱,一路逃到梦城,并向村里提出想要在此定居。当时,国内“大跃进”的热潮刚刚退去,许多农村地区余温未散。韩庄的村委会认为,加入村子的十几口人,对村子的生产活动会有帮助,于是同意了这些外人的请求,并很快向上级部门提出申请。但是,因为村委会的考虑和一些历史原因,这些外人虽然获准在韩庄居住,却一直没有得到本地户口。

  之后的年月里,本地人和外地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如同合租的两个人,平日里少有来往,只是依靠节日里的相互问候与赠礼维持关系。不过这种微妙关系,随着时间推移,还是遇到不少问题。大概在十年之后,七十年代初,苗族的一位老人去世。按照习俗,凡是老人寿终正寝,都需要以牛祭祀。当时,韩庄里一共有不到十头牛,又是各家各户种田不可或缺的帮手,所以自然没人愿意舍弃。最终,外地人在村委会的再三劝说下,同意入乡随俗,在无牛祭祀的情况下完成了老人的葬礼。
  也就是在同一年,身为外来者的白丽珊长大成人,本地人韩军平结为夫妇。虽说本地人与外地人的成年人少有来往,可孩子们都是一起长大的,自然难免积累下感情,韩军平和白丽珊就是如此。原住民和外来者都希望这桩婚事能改善双方自两年前就变得有些别扭的关系。结婚不久,白丽珊就怀孕,并在十个月后生下一个女孩,取名韩小梅。
  韩小梅出生一个月,村里的四名原住民,在一次聚餐后中毒身亡。十几年来,尽管本地人和外地人都在为了改善关系而努力,却还是难免有细小的摩擦,这些细小摩擦又不断积累下怨气。投毒案后,这些积怨彻底爆发了。因为之前表露过蛊术之类的技艺,白丽珊的父亲白川泰被全村姓韩的人指认为投毒凶手。当年,侦破技术还十分落后,所以人证成为许多案件侦破和审理的主要依据,本案亦不例外,白川泰因此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